【周末阅读】加班、酒精、夜生活,谁是夺走中国人睡眠的元凶?

今天世界上最大的便利店集团日本7-11,成立于1973年11月。有意思的是,7-11这个品牌源自于美国——而这个名字的由来,是因为其运营时间是早上7点到晚上11点。

1975年,日本公司修改了经营策略:全天无休、24小时营业。

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1975年,经过了战后快速攀升的骄傲后,日本的经济发展驶入迟滞与低速,整个社会处于一种不知往何处去的深度焦虑。

也许是为了满足那些不愿意回家的醉汉,也许是为了满足那些为房租而拼命的人,遍布东京大街小巷的7-11,选择不再关门;而外卖便当,则成为了7-11新的核心产品。

也许,极少有人意识到,对于人类来说,这是个革命性的事件。因为一间公司的一个小小的改变,城市里活动的时间从18小时,拉长到了24小时,有了充足的理由。

在拮据、各扫门前雪的时代,长夜漫漫。

夜晚商店,给了人们充分的时间,去缓解心底那些难熬的夜晚。

著名的日剧《深夜食堂》里,老板说:天色已晚,人们都赶在回家的路上,我的一天才刚开始;食客云:深夜吃东西的魅力就是那一抹罪恶感。胃暖了,心才会满。

上个世纪90年代,24小时便利店的概念被引入中国。这是个美妙的年代,中国经济发展呈现出奇迹一般的速度,电视、汽车、家电等打开了人们的眼界,而从发达国家舶来“夜生活”文化,则满足了新兴中产、年轻人们无处安放的欲望。

24小时时空的敞开,如果说有悲苦的开始,那么此后在中国的承装的,就是幸福二字了。——在消费升级的背景下,夜晚逐渐从买买买、从新闻联播,转向迪厅的狂舞、酒吧的狂欢,啤酒烧烤的舒爽。

中国的夜晚,就这样,从1.0慢慢挪动到了2.0。而从街上零散的风味到成型的产业,即我们今日所说的“夜经济”,则是近年发生的事实。

根据一份7月24日发布的《阿里巴巴“夜经济”报告》显示,超7亿消费者的正在拉动夜经济增长。夜幕降临,剁手党迎来购物高峰。报告显示,21点到22点是淘宝成交最高峰,超 36%的网购发生在晚上。

而与之相勾连的,是数百万中小企业主、烧烤摊和灯光永远明亮的网络空间。一则数据显示,中国人每年消耗的啤酒能填满两个杭州西湖、每一晚在烧烤摊吃下的肉足够南京人一年填饱肚子。

这些都指向一个事实:“夜经济”正在成为国内内需市场的一个新引擎。

中国人,你为什么不喜欢睡觉?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可以从这个网络热词,开始了解一番——“睡后收入”。

“睡后收入”,是与工作收入相对应的概念。

顾名思义——睡一觉醒来就有的收入,你不用去投入沉重的体力劳动,收入仍然会持续地增加。当然,睡后收入不是从天而降的——它往往以前期积累性的投入为代价。房东收租金、知识产权、期权股票的投资,都是典型的 “睡后收入”。

但是,如我们想象的,以投资为主要形式的“睡后收入”,是中国人所不擅长的。那怎么办呢?

中国人补上这笔GDP的方法是,少睡,或者不睡。

根据国家局的最新数字,2019年3月,全国企业就业人员每周平均工作46小时,按一周工作5天来算,平均每天工作的市场9.2小时。请注意,这是实际工作的时间,把坐班的休息时间扣除掉了。

伴随这一数字带来的果,是中国人作息的整体推后。有调查显示,上海双职工家庭7点后才能吃上晚餐者达到近42%。

在中国,咖啡消费持续十年不断增长。根据伦敦国际咖啡组织,这里的增速是每年15%,而全球的平均水平是2%。

当然主要的增长点是速溶咖啡。也许相比于咖啡的味道,不能睡的中国人更需要的功效。即咖啡因。

有专家指出,现代人疲劳感的增加,不在于指定工作时间的拉长,而是休闲时间被智能手机打碎,搅得一团乱。通讯工具,成了私域时空不断压缩的借口。

是的。一部手机,让邪恶的老板总有办法入侵你的生活:钉钉精准到米的位置打卡、响彻夜晚的微信工作群、让加班更加方便的网约车。

有人说在这个时代,人活得越来越像机器了——这句话也许没错。但无论谁,都无法忽视自己心底通往精神自由的愿望。

所以,一切只有等到夜晚。那个真正的自我,只点亮于万籁俱寂的夜晚。

在丁香医生发布的《2019睡眠状况洞察报告》显示,90后、95后睡得更晚:48%的95后和35%的90后每天24:00之后才睡觉,而凌晨1点之后入睡的95后比例,达15%。

该报告,还显示了人们矛盾的内心:一方面,年轻人认为睡觉当然重要,另一方面却不愿意就此睡下(不想睡的人占比高达92%)。

“睡前的几个小时做些喜欢的事情,比一整个白天的奋斗,更有意义。”别告诉我,你从没这么想过。心理学家分析过你的想法。他们将这种心理补偿行为,称作“报复式熬夜”。

“熬最晚的夜,缺最多的觉,越晚越嗨的作息搭配睡不饱的你。”艾瑞咨询发布的《2019年中国熬夜晚睡年轻人白皮书》如此总结“晚睡党”打开夜晚的方式。

这份白皮书显示,42.6%的人群通常在22:00—23:00入睡,33.7%的人群通常在23:00—24:00入睡。而24:00后才进入梦乡以及作息长期不规律的人群占比达到了整整23.7%。作息长期不规律者占8.7%。

照如此推断,在中国熬夜的,原来有整整4亿人。

4亿人,同学,不差你一个。

一种说法是,在中国的一些地区,晚上7点后比7点前花钱更多——这背后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小吃摊上“梦想破碎的声音”,更因为从媒体、到移动互联网给我们的时间观带来的结构性改变。

从媒体这条线来看,报纸被大众阅读的时间是早晨。广播的黄金时段,是下午5-7点。电视的黄金档是8点。而今天,一些电视与网络同步播出的电视剧、综艺,普遍将晚8点半、9点选择为首播的时间段。

没有更晚,只有最晚。当然,将其理解为节目在适应我们的时间,固然没错。但真实的情况是:互联网公司在教我们熬夜。

因为夜晚,天生适合它们烧钱与赚钱。夜晚,是BAT的主场。

乔碧萝上线的时间是每晚8点。曾几何时,在斗鱼直播间,40万水友准时等待在屏幕前和女神对话。后来,“殿下”一不小心露出的大妈造型,让花了10万冲入榜首的男子成了全中国最尴尬的人——事后,这被证明是一场耗资28万的事件。

然而,这场狂欢,实实在在地让乔碧萝的粉丝上涨了10倍。

这背后透视到的,是我国巨大的网络夜市。有报道显示:2017年,中国在线直播市场规模达到369.6亿元,用户规模达到3.92亿人。2018年,随着技术的进一步廉价化、进一步普及,中国在线直播市场迎来了巨大的爆发,轻松突破600亿元。

有时候,你又没法喷它——谁说夜生活意味着不健康?今天,著名运动健身类App“Keep”的用户数超过了2亿人。有超过5成的跑者,选择了在晚上8-10时锻炼,并通过社交功能告诉别人:我正在锻炼。

对此,一号公司编辑部的韦哥也深有同感——每晚十一点,他运动完的时候,还有大批人给他点赞。

7月10日,Keep宣布完成1.27亿美元D轮融资。这是目前国内互联网健身领域单笔额度最大的一笔融资。

2018年5月,高瓴资本发布的一份报告称:中国每个成年人每天在数字媒体上花费的时间长达 5.9 个小时,包括音频视频、社交媒体、数字内容等。这其中,手机就占了 3.3 小时。

夜晚,大脑的权力处于上风。人类的想法就会变得多起来。

值得一提的是,在“学习强国”这款app中,用户两倍积分的3个时段,其中一个为20:00-22:30。

美国经济学家戴维·威尔说:“一个地区夜晚的灯光亮度和它的GDP成正比。

有报道称:在中国,每十块钱有六块钱是在晚上花掉的——某种意义上而言,夜晚的长度,决定了其中财富的容积。

最近,在中国各地出台的新一轮促消费政策中,“培育夜经济”一词频频出现。北京、上海、天津、重庆等城市纷纷推出举措,提出要建立“夜间经济示范街、地标型夜市”。

数据显示,在刚刚过去的“五一”小长假,夜间消费金额占全天的29.92%。新华社如此评论:我国夜间经济,已由早期的灯光夜市,转变为包括“食、游、购、娱、体、展、演”等在内的多元夜间消费市场。

于是,我们尝试去再找一项论据。其实,想让夜晚拉长、再拉长,除了足够丰富的产业、丰富的内容,还有一项重要的辅助,那就是交通。

以首都北京为例。一个新闻是,今年7月19日起,北京地铁1、2号线每逢周五、周六确认延长运营时间。调整后,1号线末班车到站时间为1:29,2号线末班车1:15到站,成为全国34座地铁城市中收班最晚的城市。

滴滴出行大数据显示,深夜餐饮类出行城市中,北京、广州、成都排前三位。夜间经济带集中在哈尔滨—北京—成都—腾冲这条线以东,尤以北京与东南沿海最为活跃。这不是中国的独家,为推动夜间经济发展,包括伦敦在内的许多欧洲城市,甚至专门设立了“夜市长”。

夜生活当然少不了夜宵。显示,2018年国内夜间餐饮消费额较上年增长47%。啤酒产业就是在夜晚发展起来的:根据中商产业研究院预测,中国啤酒的销售额将从2018年的5626亿元增加至2022年的7275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6.5%,中国啤酒的市场规模将稳步增长。

同时,也有人质疑今日的夜经济:随着生活的进步,沉重的劳动被舍去,夜经济一定会有瓦解的一天。

对于这一观点,王朔的看法是:夜宵除外。夜宵起于宋代,盛于宫廷,美于每个孤独的、需要烟火气的心灵。无疑,这是中国夜经济最古老,也是最有趣的结合点:一手,托着蒸蒸日上的经济;一手,托着风尘仆仆的灵魂。

北岛在《波兰来客》里写:“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辛弃疾在《青玉案》里说:“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勿忘初心。给中国夜晚啤酒增加醇厚的意义的,不是跳动的数字,而是流动的人、流动的味道。【责任编辑/周末】

来源:一号公司

钱柜999老虎机手机版(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周末阅读】加班、酒精、夜生活,谁是夺走中国人睡眠的元凶?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