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区块链项目的400天浮沉录:退潮时CEO直播离职

“公司难道不会提前做规划,预留好资金吗?”尽管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两个月,坐在记者面前的A先生说起TTT项目(代币为TTT),依然语带愤懑。就在这次与记者的交流之前两个月,8月中旬,TTT项目开始裁员。一周后,TTT项目创始人,同时也是区块链领域曾经的明星人物周政军视频直播离职,震动币圈。

此时,距离TTT 最高光的时刻——两天融到2亿元资金,才8个月时间,而距离它这一项目最初团队的成立,也仅400余天。与其他很多ICO(区块链行业术语:首次币发行)项目不同,TTT是从一家最初做链的底层技术服务公司转型而来。“链赚钱比较慢”,其前员工B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于是,2017年底,北京信物互联在澳大利亚注册成立了TrustNote基金会,并在今年初开始私募。就是这样一家自称良心技术流的“非典型”ICO项目,却成了今年以来从无限风光到哀鸿遍野的币圈的一个典型故事。

曲未终人已散:创始人直播离职

刚入职时公司说预计资金足够烧2年,1个月之后说只能维持1年了,又过了10天,得知只能烧半年了,再过了10天,老板召开全员大会,委婉地宣布裁员解散。一周之后,老板也离职了。

如同其他很多ICO项目一样,悲剧同样从币价下跌开始。

在TTT前员工C看来,公司最后衰落的转折点,是以太币跌下2000的时候,也就是8月中旬。“公司顶峰80多人,每月成本支出200多万元。但ETH不断下跌,年初一个换1万元,现在只能换2000元。但不管什么价格,ETH跌了,不舍得,也得换。后来(8月20日)我们就裁员了,留了十几人吧,其他人都劝退了。”

A先生是在这之前两个月入职的。刚入职时公司说预计资金足够烧2年,1个月之后说只能维持1年了,又过了10天,得知只能烧半年了;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又过了10天,当他走出地铁,还在感叹如此风和日丽,难得的好天气,刚到工位,屁股还没坐热,老板召开全员大会,宣布公司资金目前已经难以维持这么多人的开销了,眼含泪水向所有人鞠了三个躬,委婉地宣布裁员解散。才入职两个月,就面临如此局面,他愤懑地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吐槽:“公司难道不会提前做规划、预留好资金吗?”

宣布裁员之后不到一周,8月25日,周政军进行视频直播,直播中拿出了一个自己做的账单,来阐明年初募集的2个多亿为什么现在只剩1000多万元。直播结束后,周政军宣布辞职,退任做TrustNote项目的社区顾问。消息一出,币圈哗然。

在这之前,TTT项目还有过一段风光。

6月28日,2018世界区块链大会正式在乌镇召开。7月4日,TokenSky区块链大会在东京开幕。TrustNote也都如约出席,并发表演讲。

表面繁华依旧,背后隐忧早已浮现。

首先就是上交易所的问题。据了解,该项目在私募时明确表示,项目会在2018年3月2日之前陆续上线币安、Bitfinex、OKEx以及火币网,但结果是时间延后近两个月(4月25日)才上交易所,而且是一个非常不出名的小所Bit-Z。6月份,经过连续三次投票上币,TTT 最终还是没能登上OKEx交易所。

交易所问题是一个方面,币价不断下跌,才是TrustNote真正的危机。数据显示,自TTT 4月25日登录Bit-Z交易所,以0.4元开盘,稍后触及1.12元高点后,就一路下跌,截至6月底,已跌至0.29元。私募投资者不仅没能迎来暴涨五倍、十倍的开局,反而与年初约1元私募价相比,也相差甚远。

曾经的风光:“钱多得不知道怎么花”

与当下的落寞相比,TTT项目的高光时刻已恍如隔世。彼时,项目方两天融资2亿,公司员工不过20余人。公司融资完成后,某高管直感慨“钱多得都不知道怎么花”。

这一项目最初的团队成立于2017年7月,最早并不发币。

前员工B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我们刚开始做的是基于超级账本的链,做区块链底层服务,持续四个月左右,也曾和某大型事业单位洽谈合作,但链赚钱比较慢,后来我们才发了币。”

于是,参照一般区块链企业ICO流程,2017年底,北京信物互联在澳大利亚注册成立了TrustNote基金会,基金会创始人即为项目公司CEO周政军。在今年初开始私募,私募的价格是1ETH=8500TTT。

B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我们私募很顺利,两天就募到2万个ETH。”按照今年初ETH的价格,单价最高可达万元,也就是说单个TTT的融资价格已可能超过1元,项目方两天融资2亿,速度令人咋舌,而当时公司员工不过20余人。

分析其中的原因,B说:“这一方面是因为我们周总的研发背景很强,另一方面是他找到了一个很好的财务顾问。”

公开资料介绍,周政军,TrustNote创始人,毕业于国防科技大学自控系,在多媒体处理芯片、视频会议设备、移动互联网、游戏等多个领域有超过20年的产品研发、战略规划和项目管理经验。曾是中兴微电子的创始团队合伙人,还曾领导团队自主研发了一款手机浏览器,成功被奇虎360收购。

确实自带光环,光芒闪耀。

问及公司员工买币的情况,前员工D说:“当时,融资形势一片大好,私募下个阶段就是上市,内部员工有福利,1ETH=8500TTT,还有赠送。很多人都参与了私募,有人买了50多万,最多一个员工,买了200万元。”

员工是怎么买币的?D回答说:“我们都是通过交易所,用现金买ETH,然后把ETH直接打到老板钱包。一个月后TrustNote钱包上线,老板再把TTT打给我们。”

知情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年初时候,整个币圈一片火热,普通发币项目,登录交易所至少上涨5倍,好的项目甚至求助代投都一币难求,员工买200万元不难理解。

TrustNote官网介绍,TrustNote是全球首个支持挖矿的DAG(有向无环图,Directed Acyclic Graph)公有链,是区块链3.0,具有创新的双层共识机制,面向数字通证发行、游戏和社交网络等应用场景。目标是打造世界最领先的公有链平台,构建下一代价值交换的网络平台,降低社会信任总成本。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年初已接触到该项目,曾亲身感受到当时该项目公司的火爆程度。公司融资完成后,某高管直感慨“钱多得都不知道怎么花”。

随着资金的到位,伴随着市场热情的高涨,TTT也迎来了自己的最高光时刻。

与诸多其他区块链动辄称自己世界背景相同,TTT项目公司首先就是要筹建区块链世界。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12月28日,由澳大利亚TrustNote基金会发起的“全球DAG区块链技术”筹备会在北京成功召开并圆满落幕。会议上,各路资本、大V站台,分享技术、畅谈投资价值,预测项目或将成为2018年区块链行业一匹黑马。

紧接着,2018年1月5日,“全球DAG区块链技术”第二次会议在京召开。2月6日,“全球DAG区块链技术”第三次筹备会在北京金融街威斯汀酒店召开。此次是联合币圈行业顶尖媒体,规模已达数百人。节奏可谓紧凑,规格也是越来越高。

除了筹备世界,参加世界论坛也是TTT项目此时的亮点。

公开资料显示,1月23日,TrustNote基金会创始人周政军出席达沃斯区块链论坛,就“突破区块链技术瓶颈,构建支持高频次交易、跨平台的下一代区块链应用的TrustNote公有链技术平台”进行了主题演讲。2018年4月3日,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成功举办2018年世界区块链峰会上,周政军受邀作为大会顾问出席,并作演讲。

一方面是高大上的品宣,另一方面,接地气的广撒“糖果(TTT代币)”也是TrustNote的土豪表现。

不论是邀请好友、阅读官方文章、参与活动、答题、转发集赞、参与直播、庆祝交易所上线,TrustNote均出手阔绰,有的撒币数甚至达百万(年初的私募成本每币1元左右)。

全是代币,你们工资怎么发?前员工C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我们发RMB,每次用钱时,就拿ETH去市场(交易所)上换。”

前员工D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行业内,用以太坊、比特币很方便。不管是参加国际、国内会议,邀请媒体等,直接给币就可以。”

这一年来,“卖的都是概念”

在圈内,TrustNote自称良心技术流,强调自己的独特和价值。但在不断下跌的币价面前,显然没有意义。不仅投资人,参与私募的TTT员工同样损失惨重。

在持续下跌的币价面前,最先出问题的,是运营团队。

前员工B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五六月份,币价跌得很凶,老板一直不拉盘,社区抱怨很大,很难维护下去。”

前员工A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公司运营总监也是联合创始人之一,他拉他的朋友,一起参与了项目的私募,他的每个朋友都亏了几十万。最后,朋友找到运营总监,希望退币,运营总监找老板,老板问他:“这事有必要找我吗?”不欢而散。到最后,整个运营团队都辞职了,联合创始人先是转部门,然后也走了。

TTT前员工D也参与了公司私募,币价下跌,他损失惨重,他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融了钱后,他去投别的项目,特别不透明,没有对公账户,这些钱都在他自己的钱包里?员工找他补偿,他也不给。当初融了那么多钱,不知道钱怎么都没了。”

“我打了好多次电话,说了些比较狠的话,也找他谈了两次,但是他根本不想帮员工解决。”

实际上,损失惨重的还不只是员工,还有投资人。

币价下滑的趋势几乎无法停止,非小号数据显示,TTT的价格从6月底的0.29元继续下滑,到7月底已经触及0.18元。

投资者E说,最早项目公司内部员工告诉他:“币大概能涨到10倍左右,结果这个币从1块2就开始跌,一直跌,跳崖式地跌,跌到最低剩2分钱,投资1万多,最后我的个人账户就剩三四百块钱。私募的时候,单价大概1块。1块私募的,都没有涨到1块以上去,说白了就是坑人的。”E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投资TTT数十万的人不在少数。

前员工B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8月初,大概持续半个月时间,几乎每天都有投资人上门要求退币,找老板去闹事。

闹事影响到你们工作吗?面对记者提问,他说,即使没阻碍到上班,但是大家都知道,这种影响像病毒一样,让你没法安安心心地做事了,影响最大的就是公司的氛围。

就是因为币的事情,引发的事端太多。内部员工很多持币的,每天价格下跌,早上一上班,大家都在讨论价格,想办法做市值管理。这种氛围越来越浓烈,因为价格止不住地跌。当时,别的币回升,TTT也不跟着回暖。别的币跌,它跌得更惨。

大家一直觉得这个公司不行了,市值管理都做不明白。

币价越跌,闹事者闹得越厉害。有人说,因为已经开了退币的先例,所以闹事者才闹得那么凶。刚开始,老板还是客气地接待闹事的投资者,后来老板心态也崩溃了,顶不住压力,和闹事者直接吵起来,整个公司都知道。

因为币一直跌,老板就想全力把币价搞上去,甚至都在招一些以前做传销的人,寻求找传销团队合作,把币价拉上去。虽然最后找到了,但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成,估计对方力量不太行。前员工B说,没办法,逼到这份上了,他没有其他的任何办法了。

7月底你们收到两大资本投资,是真的吗?前员工C说:“这是真的,但没多少钱,几十万吧。这种战略互投,也就是币币兑换,你家的币换成他家的币这样。因为他们是大机构,你可以用它的品牌做些背书,但几十万也不解决问题。”你们有收入吗?对于记者的这一问题,他直言:“没有收入。”换句话说,宣称区块链3.0,新一代世界公链这一年来,卖的都是概念。【责任编辑/林羽】

(原标题:明星区块链项目的400天浮沉录:退潮时CEO直播离职)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钱柜999老虎机手机版(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明星区块链项目的400天浮沉录:退潮时CEO直播离职
STO实战操作(中)——募集机制和Token化
比特币大幅下跌 “区块链”泡沫几何?
【周二早报】崩溃恐才刚开始!彭博社:比特币可能跌至1500美元?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