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阅读】赌债谣言下的金立:错失地方接盘 百亿资产成最后筹码

繁华红尘三千里,长袖难舞旋踵间。

仅仅两年多前,作为一家手机厂商,金立向市场展现出的形象还是万丈豪情:2016年年初,金立提出全球销量4500万台的年度目标,其中国内市场3000万台以上,海外市场1500万台以上。

仿佛转眼之间,情况已经变成“一地鸡毛”:金立系公司债讼缠身,创始人刘立荣更被曝“塞班赌博输掉百亿”……

针对市场诸多传闻,11月23日,记者多次拨打刘立荣及金立财务总监何大兵的电话,试图和对方取得直接沟通。刘立荣的电话在接通后被挂断;何大兵的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随后,记者就赌债、财务、重组等问题给两人发去信息,但截至发稿前未得到回应。

金立副总裁徐黎在电话中向经济观察报表示,金立稍后会发布通稿,可以从通稿中获取相关信息。同时,金立方面公关人士对经济观察报回应称,关于“赌债”的传闻也是谣言。

内外交困

近日,一则金立东莞厂区停工的消息又引发舆论普遍关注。

位于东莞市松山湖的金立工业园占地面积258亩,投资23亿元,曾被誉为亚洲最大单体智能终端生产基地。如今,空荡荡的工业园在深秋季节显得惨淡萧条。

上个月,金立的供应商们还在期待金立能重组成功,这样能把损失减少到最小。月底,“16金立债”宣告公开违约的消息抹杀了供应商们最后一线希望。同时,随着拖欠的工资与补偿金越来越多,金立的员工们也失去了耐心,欲借助外部力量拿回自己应该得到的东西。

11月20日下午两点钟左右,因工资与补偿金发放时间问题,金立东莞工厂的30余名员工与主管在工业园门外公交站前发生争持。在谈判无果之后,30余名员工坐上了开往东莞市人力资源局大岭山分局劳动争议调解中心的公交车,希望能在政府部门的介入下得知工资与补偿金发放的确切时间。

在与现场多位金立员工交流后,经济观察报记者得知,导致他们走上“维权”之路的导火索是20日早上公司高层的回复:“工厂要结清在职、离职员工的工资与补偿金总共需要1200万人民币,但目前账户只有350万人民币。”

“我有一种被骗的感觉,一开始说10月15号发,后来说10月底发,再后来说11月15号发,现在都20号了,我们还没有见到第一期补偿金,结果今天早上就直接告诉我们没钱。”一名金立东莞工厂员工说。

经济观察报记者从东莞市大岭山镇委政法办公室了解到,大岭山镇委、人力资源分局分别成立了处置金立系企业裁员应急事件工作领导小组,介入处理金立工业园劳资隐患。“截止11月12日,金立系金铭厂、金卓厂尚未发放协商解除劳动合同人员第七期经济补偿金约797万元,厂方预计11月中旬发放该笔经济补偿金。同时,金铭厂、金卓厂2018年10月份工资及第八期经济补偿金按计划应于本月底支付。”大岭山镇委政法办公室回应本报记者称。

无论是在内部员工还是在外部供应商看来,“没钱”已经成了金立“对付”他们的口头禅,深陷债务泥沼近一年的金立或早已资不抵债。

一名金立供应商负责人提供给经济观察报记者的资料显示,截止2017年12月31日,金立的债务规模约为80亿元,供应商债权人多达百余家,被拖欠款项超过50亿元,此外,还包括员工工资与赔偿金、债券等债务。

该名供应商代表还透露,就在金立东莞工厂员工寻求政府介入的同一天,近20家金立供应商聚集在深圳中院,向法院提交对金立进行破产重整的申请。

“金立起死回生的可能性很小了,此事也困扰了我一年,现在我不想再纠缠下去了,只希望能通过法律渠道快速彻底解决这个问题。”另外一名金立供应商负责人在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说,承办该案件的法官回应,法院正在推进这个案件,预计接下来两周会选定破产管理人。

天眼查信息显示,2018年以来,金立通信做为被上诉人的开庭公告就有50来份,其中大部分涉诉内容属于合同纠纷,包括合同、买卖合同、融资租赁合同等,但除此之外,涉及“破产清算”开庭公告亦有多起,最近的一起则是广东华兴银行深圳分行申请对深圳市金立通信设备有限公司进行破产清算。

金立公关部人士回应经济观察报称,11月23日,金立金融债权人会议在深圳市深航国际酒店召开,金立金融债权人代表60余人出席了会议。会上,金立集团董事会授权代表卢光辉宣布了股东决议,金立集团副总裁徐黎回答了金融债权人有关提问,金立财务顾问德勤对金立情况进行了通报,法律顾问君泽君和与会者沟通交流了有关金立的法律问题,重组顾问富海银涛公司董事长武捷思博士谈了对金立重组的思路和规划,并回答了与会者关切的问题,听取债权人意见,现场发放反馈表。据悉,金立近期将举行经营性债权人代表会议,并征求所有债权人意见。

业绩雪崩

作为最早一批国产手机生产商之一,金立在业内以“稳”字著称。“不冒进、稳中求进、稳中取胜”是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过的多位业内专家对金立的评价。“金立的产品并不冒尖,最大的优势是拥有强大的线下销售渠道,金立主要依靠手机零售连锁店销售产品,给渠道商的让利多,能拉动销量。一般来讲,渠道商卖一台苹果或者华为手机可获得的毛利是500元,卖一台OPPO或vivo可获得毛利是300元,而卖一台金立,可赚的毛利是600元-700元。因而,渠道商愿意给金立推货。”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飙向经济观察报记者分析称。

一向“稳中取胜”的金立为何会迅速没落?对此,手机中国秘书长王艳辉在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说,资金出现缺口导致供应链崩盘,供应商停止供货是金立危机越来越严重的主要原因,“没有货供应就没有货销售,也就没有回款。”

债务危机发生后,金立手机销量大幅缩水。据市场研究机构第一手机界研究院,今年8月,金立销量排名降至第11位,位列康佳之后,市场份额仅0.6%。根据数据调研机构前瞻产业研究院,截至2018年三季度,中国智能手机市场整体销量中,金立手机排名第九,与前一年相比下滑两位。

事实上,近三年以来,金立手机国内出货量均处于下滑状态。前瞻产业研究院提供的数据显示,金立手机出货量在2015年为3000万部,2016年为2800万部,2017年为1494万部,2018年前九个月,金立手机出货量仅为442万部。

前瞻产业研究院研究员徐烁介绍称,2017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首次出现下滑,侧面反映出智能手机市场需求正在不断饱和,手机生产企业未来成长不能再单纯依赖于市场增量用户的增长,而应更加注重开发存量用户对手机更新换代的需求,这个过程中手机功能与零部件的升级优化则是关键所在。

“实际情况是2017年大家对市场都没有一个清晰的预判。”孙燕飙说,彼时,金立的品牌宣传却一路高歌猛进,请大牌明星宣传,也出现了S10等明星产品。

据一位接近金立的业内人士介绍,从某种意义上说,金立的资金实力是比较逊色的,而且花大价钱请明星宣传与实际带来的销量增长之间投入产出比太低。

公开资料显示,在2016年年底,金立的资金链就已经非常紧绷。据宝新能源(7.020, -0.48, -6.40%)2017年4月份发布的一份名为《关于转让广东南粤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股权的公告》披露,深圳市金立通信设备有限公司2016年的总资产为172.37亿元,其中负债104.25亿元。全年营收总额为271.69亿元,净利润为13.32亿元,经营性现金流净额仅为5800万元。

而根据“16金立债”发行人资料显示,根据2017年上半年中报,深圳市金立通信设备有限公司总资产213.61亿元,货币资产68.81亿元,净资产75.65亿元,总债务137.96亿元,资产负债率为64.59%,净利润7.6亿元。

重组前景

危机爆发后,“重组”二字成了与金立捆绑最多的关键词之一。新的投资人到底是谁?海信集团、宜宾市政府、TCL等均成为被猜想的对象。

对于重组进展,金立最新的官方回应是:重组还在继续,盘子大需要做的工作很多。

今年1月,金立董事长刘立荣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金立出现资金链问题的主要原因是2016年和2017年费用和投资费用投入超限,金立将引入外部投资者重组自救。刘立荣当时透露了金立解决资金链问题的三个步骤:首先,引入合作伙伴,确保生产与销售,市场在就有未来;第二,引入战略投资者,补充资金,增加公信力;第三,出售资产偿债,获取债权人支持。

刘立荣的公开言论并非“空头支票”。一位接近金立的资深业内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事实上,在供应商曝光金立拖欠账款之前,刘立荣就曾多次与重庆市政府、四川宜宾市政府接触,希望通过布局西南市场拿到政府补贴,缓解金立资金供应链紧绷压力。

“去年7月份在重庆举行的围棋冠军争霸赛实际上是刘立荣对重庆布局的谋划策略,他希望通过布局拿到重庆市政府的补贴。当时已经谈得差不多了,厂址、办公室都选好了,但最后重庆方一直未兑现。”上述接近金立的业内人士说。

见重庆方迟迟未行动,去年11月,刘立荣又启动了与四川宜宾方的谈判,当时宜宾市政府答应给予金立补贴。但还未进入下一步,供应商就曝光了金立拖欠账款,这场风波迅速演变成金立的债务危机,刘立荣的步调被打乱了。

经济观察报记者注意到,2017年,刘立荣在重庆、成都注册了数家家新公司。2017年4月27日,金立(重庆)科技有限公司成立;2017年5月26日,重庆恒泰世纪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与重庆金立世纪网络有限公司成立;2017年12月22日,宜宾市金立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以上4家公司法人代表均为刘立荣。2017年12月27日,宜宾市金立通讯设备有限公司成立,法人代表为刘跃荣,杨立为其监事,而杨立又同时是上述4家公司的监事。

公开信息亦显示,今年5月份,在供应商债权人会议上,金立财务总监何大兵在会上通报称,金立正在引入一家资金实力雄厚的企业,新的投资者将分批接盘股东所持股份,全盘接收金立的资产和债务。

但事情显然没这么顺利,重组被一再延期。“今年5月,利安达会计师事务所发了函,供应商都认为这是重组消息有进展的信号。当时我们也提交了资料,配合做尽调,但后面又没有消息了。”一名金立供应商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说。

孙燕飙认为,金立资金窟窿越来越大,即使有投资人愿意买入也并非看中金立手机业务,而是看重其所持有的微众银行股份。工商资料显示,金立是微众银行发起成立股东之一,出资金额9000万,持股3%。根据最近的股权拍卖信息,在成立四年之后,微众银行目前的市场估值已经达1200亿元人民币。据此推算,3%的微众银行股份价值约为36亿元。

除微众银行外,金立旗下的“硬”资产还包括所持南粤银行的股份、金立大厦、金立工业园等。记者简单按市价粗略估算发现,这四项“硬”资产价值接近百亿元。

这也将是金立下一步重组过程中比较硬的筹码。

11月23日下午六点多,经济观察报记者从金立供应商处得到了一个关于金立重组的最新信息:金立副总裁徐黎在一个加入了香蜜湖街道办、金立人员以及金立供应商代表的微信群里表示,11月23日晚上,最晚24日,金立公司会给每位债权人单独发邮件,邮件内容包括当天金立与债权人银行开会的会议信息以及金立的重组计划建议。

同时,徐黎解释称,由于组织大规模债权人会议条件尚不成熟,且时间紧迫,因而金立选择通过书面形式与各位供应商沟通。如有疑问,供应商可选择和金立联系,金立可分批再组织单独会议进行沟通。

一位曾负责金立工业园事务的离职高管也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金立现在的情况不是很好,但还是希望有个好结果,能够重组成功对大家都好。【责任编辑/江小白】

(原标题:赌债谣言下的金立:错失地方接盘 百亿资产成最后筹码)

来源:经济观察网

钱柜999老虎机手机版(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周末阅读】赌债谣言下的金立:错失地方接盘 百亿资产成最后筹码
金立重创:东莞工厂几天前停工 此前赌债是导火索
负面预期持续而今雪上加霜 金立5.4亿债券实质违约
金立陷罗生门 4天后到期10亿债券恐成最后一根稻草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