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王亚伟时代 朱少醒等公募基金“常青树”全景扫描


显示,在当前内地超过百家的公募基金公司和资产管理机构中,实际上仅有不到半数的公募拥有单一产品管理经验达到5年以上的权益类掌门。纵然公募的掌舵人更趋于菜鸟化,但内地公募产品的现任操盘手,还是有6位在单一权益类基金上任职时间达10年以上的老将押阵。聚焦任职时限超过10年的6人,《红周刊》记者发现,虽然他们在最近几年的单一自然年度的年度业绩并不出色,但累计的任职回报却基本无人能及。

本周,王亚伟再次成为坊间关注的焦点,其公司旗下的一款资管计划提前清盘,久已远离聚光灯下的公募一哥再被提及;实际上,王亚伟的接班人任泽松也在今年年中告别公募圈。纵然公募的掌舵人更趋于菜鸟化,但内地公募产品的现任操盘手,还是有几位在单一权益类基金上任职时间达10年以上的老将押阵,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据Wind,在现任的全部权益基金掌门人中,迄今有6位管理单一产品的任职期限已经超过了10年,他们分别是富国基金的朱少醒(13.01年)、毕天宇(11.56年)、华宝基金的刘自强(10.67年)、银河基金的钱睿南(10.72年)、诺安基金的杨谷(12.41年)、中银基金的陈军(12.10年)。从6人的情况来看,任职时间最长和任职回报最高的均为富国的朱少醒;对比来看,虽然刘自强掌舵动力组合基金已经超过10年,但任职回报仅为29.78%。

公募基金“常青树”全景扫描

显示,在当前内地超过百家的公募基金公司和资产管理机构中,实际上仅有不到半数的公募拥有单一产品管理经验达到5年以上的权益类掌门。

具体来看,这其中不乏近年来圈中叱咤风云的名字:例如如今鹏华的一哥王宗合,兴全的谢治宇和董承非,浦银安盛的吴勇,新华的崔建波,景顺长城的余广,汇添富的欧阳沁春,易方达的宋昆和萧楠等等,他们各自过硬的长期业绩自然是一块块金字招牌,其中甚至还有类似萧楠这样的年度状元隐身其中。

不过,若聚焦任职时限超过10年的6人,《红周刊》记者发现,实际上他们在最近几年的单一自然年度的年度业绩并不出色,但累计的任职回报则基本无人能及。例如掌舵富国天惠精选的朱少醒,他管理该基金的A类份额已经达到了约13年,最新的任职回报高达806.76%,而年化收益也接近20%。但是从2016年以来的三个自然年度看,其收益率和同类排名只能用中规中矩来形容。2017年,该基金全年的净值增长率约为27.78%,在506只同类基金中排在了第96位,而去年三甲基金的年度收益率皆超过了60%。

此外,任职回报排在亚军和季军的杨谷和陈军也是如此,他们目前所管理时间最长的1只产品均超过了12年,而累计的任职回报则超过了300%。2017年,杨谷所掌舵的诺安先锋全年的净值增长率仅为7.28%,陈军所掌舵的中银收益A全年的净值增长率也不过8.63%,在506只同类基金中的排名也相差不多,前者排名353位,后者排名333位。相反,在今年泥沙俱下的市场行情中,两位基金经理的上述产品则相对抗跌,特别是中银收益A,其在同类产品中排名第12位。

有趣的一点是,按照常理来推断,由于常青树基金经理们通常业绩过硬,他们在各自基金公司中所管理的产品数量必然众多,但是实际情况却并非如此。《红周刊》获悉,除去陈军目前管理着6只基金外,其余5位基金经理各自所掌管的产品均不超过3只, 而诺安的杨谷名下目前只有任职时间最长的诺安先锋1只产品了。

2018年迄今,在股票市场表现整体惨淡的背景下,公募基金经理的离职潮再起,这其中也包括了多位坚持多年的“常青树们”,例如任泽松、许进财、梁永强、吴剑飞、高峰等等。不过,有别于牛市时公募明星纷纷自立私募不同,今年为数不少“离职”的公募老将实际选择的是公募内部跳槽,例如丘栋荣跳去了中庚基金、陈光明则从东证资管跳去了睿远基金等等。

历经牛熊几多轮回 他们缘何笑傲

数据显示,截至11月21日收盘,若以任职回报来看,朱少醒掌舵的富国天惠成长混合A达到了806.76%,处于一骑绝尘的地位;而杨谷现今所唯一管理的产品诺安先锋也是好生了得,其任职回报达到了330.17%;同样在旗下单一产品上任职回报超过300%的还有陈军,他所打理的中银收益混合A的最新任职回报达到了327.26%。

首先以朱少醒为例,除去早年管理过封闭式基金汉盛外,实际上他长期麾下仅有富国天惠成长1只产品(该基金在2017年新增了C类份额)。

而《红周刊》记者注意到,对于所看好股票的坚定与坚守,或许才是朱少醒迥异于其他公募基金经理的独特地方,例如贵州茅台(556.900, -7.60, -1.35%)。从该基金逐季的财报分析可以发现,去年三季度,十大重仓股的名单中才出现了该股,季报显示该基金持有约22.2万股;随后四季报中,贵州茅台凭借水涨船高的市值升至首位;而今年前三个季度的季报显示,不管基本面的风吹草动和股价的起伏波动,朱少醒很有可能一路加仓贵州茅台,每个季度末的持仓量分别为30万股、43万股、52.89万股。

当然,对于市盈率高企和行业遭遇黑天鹅事件侵袭的个股,朱少醒也会选择及时减仓,例如今年前三季度一直在重仓股中出现的智飞生物(43.200, -2.43, -5.33%),一季报中显示基金持有800.94万股,二季报则降低至768.30万股,三季报更是大幅降低至560.08万股。

接受《红周刊》记者采访时,朱少醒只用一句话来总结其投资经验:“我比较喜欢能够非常纯粹专注,把事情做到极致。”至于缘何富国能同时拥有朱少醒和毕天宇两位常胜将军的原因,该公司人士回复称:“公司是行业内首家将基金经理考核周期拉长到两年的基金公司,以长期业绩为核心,绩效考评方法由定量和定性两部分指标组成。”

行政职务缠身 专注力或成投资难题

其实,对于成名已久的公募掌舵人们来说,想要专注在投资上或许并不容易!首当其冲的一点,行政职务的接踵而来必然会分散其在投资上的专注力。

朱少醒目前是富国基金的副总经理和权益投资部总经理,毕天宇则是富国基金的权益投资副总监;杨谷现为诺安基金的副总经理兼投资总监;陈军现为中银基金的副执行总裁;钱睿南则为银河基金的现任总经理助理和股票投资部总监;刘自强则为华宝基金的投资总监。若从成绩上看,似乎刘自强受到的影响相对较大!

数据显示,目前刘自强所管理的权益类产品总共有3只,其中任职时间最长的产品是华宝动力组合,作为该基金的第二任基金经理,刘自强管理该基金的时间已经达到了10年零250天,但是任职回报却仅为29.78%。尤其是2017年表现不佳,该基金全年收益率为-10.49%,在全部506只同类基金中排在第483名。

Wind资讯的数据也显示,华宝动力组合2018年的分类排名明显要好于2017年,去年其在506只同类基金中排在了第483位;而截至11月21日收盘,该基金在今年同类的575只同类基金中却排在了第190位。除华宝动力组合外,刘自强还是公司另外两只基金的现任基金经理,但由于这两只产品都是双基金经理,某种程度上参考的意义有限。此外,《红周刊》还注意到,就在今年稍早前的8月24日,刘自强结束了其担任华宝制造股票的基金经理一职,但是在其掌舵该基金不到4年的时间内,其任职回报仅约3%。

对此,上海某公募基金人士分析,实际上对于成名已久的基金经理而言,要想专注在投资上其实很难,包括公司的行政管理、品牌活动、新人培养、同业交流等等都要或多或少地参与分神;同时最为重要的一点是,随着基金知名度的与日俱增,申购资金势必会大批量涌入,这就给基金经理的操作陡增了难度,能够封闭操作做长期业绩的毕竟是少数。以上述提到的富国天惠精选成长A和华宝动力组合来看,前者目前是暂停了大额申购,而后者则是同时开放了申购与赎回。

综上所述,如果不将选择条件限定于单一基金的任职时间的话,现任公募基金经理中还有数位累计掌管多只基金产品的叠加时间超过10年,其中广发基金的易阳方累积的任职时间最长,已经接近于15年;虽然其前后管理过10只公募产品,但是他管理时间最长的广发聚丰混合已经于今年2月暂告一段落(12年零44天,任职回报499.95%),而该基金也在他卸任后逐渐平庸,目前年内的净值增长率和同类排名均处于靠后的位置。

2018年恰好是公募基金行业的第20个年头,而坚守10年以上的基金经理们已经是凤毛鳞角。对此,高云鹏向《红周刊》记者坦言,成为基金经理最常见的路径是:基金公司研究员——基金经理助理——基金经理,这个过程往往花费数年;而能否留住基金经理则取决于多方面,包括公司文化、绩效考核、团队稳定性等等。此外,能否成为明星基金也由多方面的因素共同影响,其中最重要的是基金经理需要形成相对稳定的投研体系,然后再不断地用经验去完善这一体系,缺乏投研体系的基金经理业绩不会长久;其它因素还包括基金经理的投资风格与市场是否契合等。而只有各方面因素都适合,才会成就一个成功的基金经理!【责任编辑/林羽】

(原标题:后王亚伟时代 朱少醒等公募基金“常青树”全景扫描)

来源:红刊财经

钱柜999老虎机手机版(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后王亚伟时代 朱少醒等公募基金“常青树”全景扫描
公募三季报出炉:9成股票型基金亏损,QDII竟成最大赢家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