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早报】天星资本落难记:从300亿估值到数家公司股份被强拍

三年前的天星资本,可谓风生水起,声势浩大。

创始人刘研“5年汇聚100万亿元财富”的豪言,以及1年投资逾400家新三板公司的速度,让不少经历过“九鼎时代”的业内人士惊呼:难道下一个九鼎来了?

然而,在政策收紧、市场趋冷的大背景下,新三板挂牌受阻、对赌协议失败、项目退出艰难等问题相继出现。天星资本狂飙突进的步伐戛然而止,凛冬很快降临。

2018年10月30日,人民法院资产诉讼网显示,北京天星资本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天星资本)持有的全景网络(834877.OC)、春盛中药(831983.OC),以及天星资本旗下北京天星光武投资中心(下称:天星光武)所持天线宝宝(834580.OC)等公司股份,将在淘宝网司法拍卖平台进行公开拍卖。

野马财经则注意到,早在9月17日,这些股份就已经被公告拍卖过一次。当时的价格为1162万元,最终却并没有人出手,于10月19日宣告“流拍”。

一个半月的时间,降价20%。天星资本陷入如此状况,结果有些出人意料,却也在情理之中。

质押补血

《资产评估报告》显示,此次股权拍卖缘起天星资本与天星光武的欠款,欠款对象为一位名叫万志能的自然人。

天星资本与万志能实则有着更深的交集。2017年9月13日,天星资本将所持春盛中药总股本4.67%股份进行了质押,质押对象即为万志能。

除了将投资标的的股权进行质押,天星资本自己的股权也被进行了大量质押。

天眼查显示,截至目前,北京天星资本股份有限公司显示共计存在51次股权出质,其中有效、设立状态共计34项。

一家私募机构,却频频依靠股权质押补血,天星资本为何如此缺钱?

对于上述股份被拍卖的情况,野马财经致电其公司电话,对方表示以邮件形式沟通,截至发稿暂无回复。

北京某私募机构人士则向野马财经分析,“私募的资金都有退出期限,一般情况下为三至五年。在新三板市场普遍低迷的情况下,股权质押成为很多机构变现补血的权宜之计”。

当然,对天星资本而言,还有另一个难填的深坑——对赌补偿。

对赌深坑

2015年8月,风头正盛的天星资本进行了第二次增资。

杭州慧眼、东海瑞京、深圳久久益等13家机构,以115元/股,总计13.04亿元的价格,拿下了天星资本4.16%的股份(增资后),估值超过300亿元。

前金科资本高级合伙人刘淳告诉野马财经,当时新三板市场非常火爆,天星资本拿项目的速度也很快,有点像“九鼎”,只是业内争议的声音确实不少。

上述增资也有着一系列附加条件。对业绩承诺、估值调整、现金补偿及股权回购等事项进行了约定。

天星资本实际控制人刘研、王骏承诺,公司2015年、2016年归属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3亿元和30亿元。若未能达到该数值的70%,或公司未能于2016年6月30日前成功挂牌新三板,且投资人所持有的股份未能全部转让给第三方,投资人有权要求刘研、王骏回购所持股份。

2015年12月,天星资本成功拿到了股转系统批复的《同意挂牌函》,并在国家会议中心举办了庆功宴。

颇为尴尬的是,不久后,股转系统针对金融类公司挂牌新三板出台了新的规定,对私募机构新增了8个条件(俗称“新八条”),其中之一为运营满5年时间。而成立于2012年6月的天星资本,被挡在了门外。

对此,天星资本方面认为已完成挂牌所有的实质性和程序性审核要求,故未触发对赌协议回购义务。

然而,盈利对赌的深坑,天星资本最终未能跳过去。

根据中科新材(002290.SZ)后续披露的投资公告显示,天星资本2016年归属净利润仅为2.76亿元(扣非净利润为披露),甚至不足承诺30亿元的十分之一。

以此计算,天星资本需要补偿11.84亿元。

上图截自北京市一中院《执行裁定书》  上图截自北京市一中院《执行裁定书》

根据裁判文书网信息,投资方之一深圳久久益已经提起了仲裁。2018年3月,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冻结、划拨了刘研、王骏应支付给深圳久久益的1.9亿元,包含回购价款、违约金、债务利息。

“卖身”无果

遭遇黑天鹅,诉讼缠身的天星资本一直在寻找出路,引入战略投资者便是其中之一。

2017年6月5日,中科新材发布了一份《拟对外投资公告》,称旗下中科鼎泰拟以20亿元,拿下天星资本40%股份。

按照方案,入股完成后,刘研及其团队仍持有53.93%股权,还保持着对天星资本的控制权。估值则从300亿元大幅缩水至50亿元。

就这一“模式”,金葵花资本投资总监徐成艺对野马财经表示,“PE+上市公司”并不是什么新模式,而是早就有之。就本次投资而言,好处是,天星资本可以锁定退出渠道,通过上市公司收购等方式实现项目退出。而中科新材也有利于资本运作和产业整合。“但如果私募公司采用这种出让股权的方式‘上市’,无疑会削弱其主导权和控制权。”

有意思的是,深陷对赌泥淖的天星资本再次给出了附加协议,承诺2017至2019年,三年累计净利润不低于30亿元,且2017年不低于4亿元、2018年不低于5亿元、2019年不低于6亿元。

如此条款,意味着天星资本对于未来三年(2017、2018、2019)的资本市场退出环境改善,仍心存期待。

然而,消息传出后,却迟迟没有下文。

直至一年后,中科新材发布公告称,拟终止对中科鼎泰出资。公告同时表示,截至本公告日,尚未对上述产业投资基金出资。

换句话说,前述20亿元,最终未能落入天星资本的口袋。

2016年5月,刘研曾放言,“天星资本的互联网生态综合金融服务系统,在5年内要汇聚100万亿元财富。天星资本就是要把整个世界带动起来,一起疯狂”。

如今,两年的时间过去了,留给投资人的只有尚待归还的现金补偿款,以及看不清前路的未来。

与天星资本类似,同为私募巨头的九鼎集团(430719.OC)、中科招商等机构眼下的日子同样不算好过。一个正在努力“卖卖卖”,变现过冬;另一个更是被投资人“围追堵截”,上演了诸多闹剧。

行业凛冬何时能够结束,经济大变局下,PE、VC的未来该何去何从?【责任编辑/邹琳】

(原标题:天星资本落难记:从300亿估值到数家公司股份被强拍)

来源:野马财经

钱柜999老虎机手机版(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周一早报】天星资本落难记:从300亿估值到数家公司股份被强拍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