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报道】互联网在广州

很多年前,我还在智谷趋势的时候,就策划过一个稿子,说广州是不是要跌出“一线城市”,后来我谈中国城市格局谈得越多,就有越来越多的人说我是“广黑”。其实,我真不是“广黑”。我一直说,平心而论,相较京沪深,广州是一个能够相对平衡工作和生活的城市,固然广州的机会没有京沪深那么多,可广州的压力也远没有京沪深大。一个城市是“几线城市”,并无高下之分,我只是客观指出,广州相对地位的下降,正是传统外资和外贸依赖模式逐渐式微,金融和互联网乃至本土品牌和本土商帮力量崛起的自然反映。

广州有互联网吗?

现在一提起广州和深圳、杭州的对比,许多论者就喜欢提广州错过了互联网。当然,这样的话不仅现在在广州身上用,还有许多人在上海身上用。但其实平心而论,抛开上海不说,单论广州,广州当然有互联网企业。时至今日,虽然网易事实上的决策中枢已经搬到杭州,但丁磊从不掩饰它对广州的喜爱,广州仍是网易名义上的总部所在地,并且是网易最赚钱的游戏业务的大本营。更不用说中国第一个十亿级的互联网应用微信,也的确是在广州“土生土长”的。除了腾讯和网易,阿里等其他互联网巨头,谁都不会小觑广州业务。广州在中国互联网版图中仍然有着很坚实的地位。

这些年,偏居西部内陆的成都,崛起的势头极为明显,其中原因之一便在于成都贴上了“互联网”标签。从上世纪50年代起,成都就定位为中国主要的电子工业基地,在电子领域颇有影响力的电子科技大学(丁磊和刚刚卸任华为CEO的孙亚芳都毕业于该校)也位于成都,发展互联网产业,也有得天独厚的人力资本优势。21世纪前十年,成都即吸引了英特尔等一波外资电子企业,很长一段时期也以“芯片”和iPad的“成都造”视为城市名片。但其实成都真正在互联网圈“风生水起”,还是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手机游戏成为成都互联网圈最亮丽的风景,“手游之都”声名鹊起,而随着王者荣耀成为现象级游戏,Base位于成都的“天美工作室”一时风头无量,更成为中国游戏业界的传奇。

由是观之,在北京、深圳、杭州三个公认的“互联网之都”之外,广州乃至成都的“互联网产业”都不可小觑。从更宏观的视野来看,总部位于广州的微信,是腾讯社交的“核武器”,在成都声名鹊起的游戏团队,则是腾讯最重要的现金流来源。左手社交,右手游戏,可以说广州和成都是腾讯互联网版图中仅次于深圳的左膀右臂。

游戏产业的“阿喀琉斯之踵”

有论者认为,杭州是阿里巴巴一家独大,其实广州互联网丝毫不比杭州弱。为什么广州乃至成都(成都经济体量和城市曝光度和杭州相若,差不多是京沪穗深之外当下最炙手可热的两个城市)却没有杭州这样的互联网声名呢?难道仅仅是因为广州和成都没有出一个阿里巴巴吗?

这绝不是唯一的原因。广州乃至成都,其最重要的互联网产业部门是社交和游戏。这两个领域最显著的特征,就是腾讯对市场的绝对支配地位。微信和QQ占据了中国社交市场的绝大部分,而在游戏这个领域,除了网易尚能保持独立运营,其他中小游戏公司几乎都是腾讯囊中之物。要么接受腾讯地投资跑腾讯的流量,要么就直接卖给腾讯。

腾讯是中国最大的流量主,因此在社交和游戏领域,它在金字塔顶拥有绝对的分配权。正因为此,在社交和游戏,尤其是游戏方面,中国的创业者谈不上“生态圈”,而越来越聚焦在和腾讯的“双边关系”上,相较于腾讯在非游戏领域的“温文尔雅”,“只提供水电煤”,腾讯在游戏投资上却是绝对的强势地位,在这个市场上,腾讯是唯一的“中心化”流量主,这个行业的创业者,越来越成为腾讯帝国触角的一部分,在腾讯的庞大生态里,流量高速公路是它的,社交和游戏的软件,只是公路上跑的车。

这和电商领域的逻辑完全不同。有人说,杭州是阿里巴巴一家独大,大树下小草难成气候,但现实并非如此。阿里和腾讯表面上看都是“互联网巨头”,但两家企业在自己所在的领域的相对位置不同,阿里巴巴的核心业务是商业,阿里“新零售”的要旨在探索数字化商业模式并为所有零售商赋能,在这个意义上,阿里巴巴只是一个企业服务公司,阿里永远不可能消灭其他零售商,形成一个专属于阿里的零售市场。因此,阿里和它的伙伴,只能形成平等的关系。而腾讯的核心业务社交和游戏,其要害就在流量分发,且不论腾讯在其他领域表现如何,单单就社交和游戏这两个领域,腾讯是绝对强势的“爸爸”,而其他所有创业企业只能在它的流量高速公路上跑。在这个意义上,围绕着阿里可以形成的复杂、多元的创业生态,在腾讯这棵大树下反而很难形成。因而在社交、游戏等领域风头出尽的广州和成都,更多地还是产品团队乃至业务线地集聚,而未能形成杭州这样的更有机更多元的互联网创业生态。

下一个城市升级的风口是什么?

这些年,互联网这个概念很火。但从更长的历史尺度来看,产业必然有迭代的过程,一个城市要真正提振自身的真实竞争力,关键在于能不能跟上每一个产业变革的浪潮。譬如80年代广州兴于外贸,90年代上海兴于金融,21世纪深圳、杭州兴于互联网,城市地位的此消彼长,本质上是一场马拉松式的长跑。

平心而论,相较于北京、上海、深圳,甚至广州和成都,杭州在互联网上的先天基因都并不算突出。但杭州为什么能够力压广州和成都,被外界公认为中国互联网的“新一极”,其关键命门在于互联网技术和它孕育的大公司、庞大的浙商本土力量,以及围绕着电子商务、企业服务等领域产生的一批“独角兽”,最终形成了一个相对完整的互联网生态。广州和成都有互联网企业,但相较杭州缺的是互联网生态。无论是今天的互联网,还是未来新的前沿产业,一个城市如果只是有这个行业的企业(特别是大企业),而没有形成这个包括大、中、小型规模,上、中、下游环节的生态圈,这个城市在这个领域就很难形成像深圳、杭州这样的宏观影响力。

毫无疑问,广州和成都相较杭州,在自身发展上都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杭州在华东地区,毕竟不是主要的门户城市,而广州和成都却拥有华南和西南地区门户的地位,无论从城市人口、经济腹地甚至经济总量来看,都较杭州有不小的优势。也无怪乎多年来《第一财经周刊》的新一线城市研究所都把成都排在杭州之前作为“新一线城市”之首。杭州能够异军突起跻身互联网“新一极”,广州和成都自然也不是没有机会。

广州和成都这两座都会,虽然经济体量相差明显,但共同点非常突出。从经济结构来讲,两市的外资占比都较高,对外贸的依赖程度也较高,在财税收入来源上,对汽车工业的依赖都比较明显,但相较于杭州,在本土品牌和本土商帮上有着明显的差距。从两市的城市特质来看,都是典型的消费城市,商业气氛浓厚,并且是公认的两大美食都会。其实,在阿里巴巴出现之前,杭州也曾主要是个以制造业见长的城市,而对广州和成都而言,如何能够激活传统的商业优势,从而打开服务业发展的全新空间才决定它们未来想象力的上限。

从本质上说,腾讯和阿里是两种不同类型的公司。腾讯从产品出发,而阿里则从商业场景出发,一个孤立的产品并不足以长出完整的生态(即使是微信,从宏观上来看它是腾讯整个社交生态的核心工具而非生态本身),而商业场景本身就是一种生态。相较杭州,广州和成都最可挖掘的潜在增长点,就在于庞大的消费市场和在全国性的商业影响力(在这个问题上认为成都不能和广州相比的可以去看看成都的奢侈品消费数据)。在消费成为中国经济关键动能的当下,广州和成都对互联网的拥抱,还需走出社交和游戏的路径依赖,探求数字化和商业乃至制造业能传统产业的对接通路。

平心而论,从营收角度来看,广州甚至成都早就可以说是“有互联网”了,但它们能够怎样把“互联网”和自身经济规模带来的传统优势有效嫁接,才能实现从有“互联网”到形成“互联网圈”的新经济变革。从这个意义上,杭州给广州、成都提供的不仅是路径参考,还可以是阿里巴巴现成的“新零售”和“新消费”模式。数字经济的棋局已行至中局,如果说腾讯已经改变了广州和成都的互联网生态,阿里能不能再改变一次呢?这实在是个有趣的问题。【责任编辑/邹琳】

(原标题:互联网在广州)

来源:虎嗅

钱柜999老虎机手机版(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特别报道】互联网在广州
互联网公司上市潮:融资艰难囤粮过冬 赴港IPO成首选
上市破发启示录:2018年互联网公司能从泡沫时代学到什么
银行去杠杆,互联网金融机构能捡个漏吗?
网友评论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