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业进化论:派系混战背后的合纵连横


寡头和独角兽的关系妙不可言,他们时而剑拔弩张,时而精诚合作。今天的独角兽,正在努力攀峰成为明天的寡头,而今天的寡头,也不愿意成为那座被逾越的大山。

“独角兽”在资本江湖的绯闻从未停息,近日,新策落地,2018年3月30日,国务院办公厅转发证监会《关于开展创新企业境内发行股票或存托凭证试点的若干意见》(下称《若干意见》),给独角兽在内的一批创新企业的资本化,打开了新的窗口。

众多“独角兽”中,多家分布在旅游行业,借增量市场快速生长。

有万亿级市场的铺垫,借助互联网的第二波东风,旅游行业独角兽的估值坐上了特快列车。在近10年的时间里,以百亿美元级估值的美团点评为代表的OTA派系中,驴妈妈旅行网、要出发;短租平台派系中,途家网和小猪短租都已经进化成为独角兽企业,另外,美团点评也有自己的短租业务。

短租平台的合纵连横

2008年,三个草根出身的大学生在美国创立了Airbnb,短租业的风口顺势刮到大洋彼岸的中国。2011年开始,各种短租平台如途家网、蚂蚁短租、木鸟短租、小猪短租等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

在“共享经济”风潮的下,各家短租平台完成了数目可观的融资,2012年5月途家网完成A轮融资,2013年2月完成B轮融资,前两轮融资共4亿元人民币,投资方包括鼎晖投资、启明创投、宽带资本、携程与HomeAway等;小猪短租,也于2013、2014年通过两轮融资数千万美元。

然而,尽管2010年国家电网公司曾在全国660个城市调查,有高达6540万套住宅电表连续6个月读数为零,这些空置房足以供2亿中国人居住。短租平台在开始初期还是遇到了获用户和房源成本过高的问题。2011年创立,照搬Airbnb模式的“爱日租”在两年烧光千万美元后轰然倒塌据了解,爱日租平均一单可赚50到60元,而获取单个订单成本是150元,相当于3个订单才能抵消一个订单成本,爱日租要赚钱就必须降低单个用户获取成本,然而,中国国民对于分享住宿的认知和信任机制的建立还处于起步阶段,流量也是初创互联网公司的难题。

途家和小猪短租是这一波浪潮的幸存者,除了更加本土化的商业模式,也充分利用了“寡头”合作方带来的流量和融资支持。2011年12月7日,途家网与携程网战略合作正式上线,并于2012年10月、2013年2月、2014年6月、2015年6月多次入股途家,前三次投资的金额分别为1460万美元、3670万美元和7500万美元,迅速成长为中国房源规模最大的短租平台。两年后,途家相继并购了蚂蚁短租、去哪儿、携程的民宿业务,近期,并购额海外民宿平台“大鱼”后,途家开始发力海外市场。

独角兽途家网和寡头携程的关系“如胶似漆”,2014年,途家与携程达成合作,携程旅行网途家频道开通上线运营,极少出席活动的梁建章现身,力挺途家模式及途家团队。2015年,携程在途家网最新一轮融资后已经不再拥有控股地位,并在报表中将途家从主营业务中剥离,让人一度怀疑两家公司已“貌合神离”。结果2016年,“携程系”高管杨昌乐被任命为途家网COO,两家公司的关系更进一步。不久前,在途家线下业务斯维登集团的发布会上,携程CEO孙洁也压轴出席表示祝贺。

如今的途家网不仅带着地产大亨罗军的“创业基因”,也注入了世界第三大OTA携程的血液,不久前,途家宣布其全球房源已超100万,在中国短租界的地位难以撼动,“寡头”和“独角兽”互相成就了彼此。

相比途家网,小猪短租的崛起则显得励志。其创始人陈驰回忆创业初期,“房东靠自己,流量靠化缘。开始去做早期种子房东时,要说服房东分享一套房子出来是非常难的。”早期在小猪上分享的沙发、卧室,房主实际都是小猪员工,包括陈驰自己。内部资源用完后,他们盯上了自己和员工的亲戚朋友。当时他们做了很多艰难的地推,需要拿着相机去帮房东做实拍,手把手教教房东写标题和描述,帮房东选头像。甚至半夜去帮忙刷厕所、送四件套,他们都干过。陈驰戏称,员工来应聘的时候,一位这是一家装修公司。

在2015年平台完成C轮6000万美元融资后,陈驰松了一口气,“我们花了3年时间,验证了Airbnb模式在中国是走得通的。我们完成了这个模式0到1的过程,接下来是1到100。”终于,积累了5年的小猪短租,与2017年11月1日,宣布完成1.2亿美元(约合7.96亿元人民币)新一轮融资,正式步入独角兽行列,而其中的主要投资方,正是由马云创办的云锋基金。

未来,小猪短租是否会和阿里合作接入流量端口,记者经过采访但没有得到回复。今年3月,小猪短租与Agoda建立了全球战略合作,双方互相输送优质房源,首批已超过10万套。陈驰曾分享创业时的数据,那时他们每天只能收到十几个新房源申请,而且都很粗糙。2017年9月小猪短租副总裁潘采夫公布数据显示,平台房源已超过20余万,但OTA引流仅占了16%,似乎还有增长空间。

相比于国内短租平台独角兽和寡头抱团取暖,Airbnb和两只“独角兽”途家网、小猪短租则是短兵相接。2017年Airbnb曾传出与小猪短租联姻的绯闻,但之后相关信息被否认。

从2008年至2017年经历了多轮融资后,Airbnb估值310亿美元,是全球估值最高的未上市创业公司之一,是短租平台无可争议的世界一哥。2015年,Airbnb在中国短租平台市场经历过“烧钱大战”和市场培育后进入。

目前,Airbnb由联合创始人Nathan坐镇中国市场,表示在过去的12个月里,通过爱彼迎出境游和入住中国国内房源人次的增长率分别达到了110%和250%。至2020年,将会把中国打造成为爱彼迎全球第一大客源市场。

对于Airbnb,陈驰表示,“并不担心”。Airbnb在初期也确实经历了一阵“水土不服”,一位房东曾在微博发表《曝光一个上戏学生,他用Airbnb毁了我整个家》,引起轩然大波和对短租平台安全性的质疑。为提升房客和住客间的信任感,小猪短租采取了住家翻新房屋,装修,安装智能锁的方式,途家则索性采取了B2C的线下运营模式。目前,三家平台占据着中国短租市场的主要份额。

OTA派系的各路混战

相比短租平台间较“温和”的过招,OTA这边则显得“血雨腥风”。2015年OTA经历“价格战”,携程将艺龙和去哪网先后纳入旗下。2016年,淘在路上、麦兜旅行、周末去哪玩等多家明星创业公司纷纷停止了自家业务。而更早的时候,旅付通、拒宅网、脚丫旅游网、找好玩、周五旅游网、徒步狗旅行、哪旅游网、果冻旅行、中国好导游、旅途求助、壹游出境网、步旅网等一大波在线旅游创业项目突然死亡。而这些,只不过是冰山一角。

在同程艺龙合并后,“携程系”成员进一步扩大,当OTA江湖将归于平静之时,O2O 生活服务类平台起家的美团于2016年下半年凭借着在低端团购酒店建立的优势强势转入在线预付模式,并进军中高端酒店市场,与传统OTA巨头抢占地盘。当年王兴创业时,感叹BAT的无孔不入。如今的美团,也成为了别人的梦魇,好像天下就没有美团不做的事。

双方竞争算算已经一年有余,一位在海南经营短租公寓的老板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携程和美团有不成文规定,如果同时入驻竞争对手的商家,会收到排名下降的惩罚。记者试着去向双方求证,是否存在类似规定,都被否认。

即便如此,双方的较劲却从未停止过。2017年“五一”期间,美团点评便和携程在数据上面掐了一架,双方都称刷新了市场纪录。近日,美团点评副总裁郭庆在朋友圈转发了《去哪儿网员工美团恶意下单获利45万被刑拘》的文章并予以吐槽。梁建章也曾在文中不点名地批评了美团的多元化思路,指出“中国的企业更应考虑专业化而不是多元化发展,因为中国的市场比美国还大,产业细分程度会超过美国。”他认为中国经济还处于快速发展期,很多行业还处于创新期,这有利于专业公司。而在资本层面,梁建章索性点出关键,“中国的专业公司也不缺少资本支持,多元化公司的资金优势并不明显。”

不过,这场价格战远不如2015年惨烈,美团点评和携程都没有元气大伤,反而开始盈利。财报显示,2015年还是全年亏损的携程,2016年就实现了净利润21亿元人民币,而全年192亿元的总营收中,酒店佣金收入就占据了73亿元,成为利润的主要来源,而这73亿元的佣金收入绝大多数又来自高端酒店这块。

2016年的亚布力夏季高峰会闭幕式上,美团点评CEO王兴透露,除了外卖业务之外,美团点评其他业务在7月份已经实现了整体盈利。目前的美团、飞猪、携程系已基本确立O-TA市场的格局。“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体量远不及千亿市值携程、美团的驴妈妈,多少受到了价格战的影响。截至2017年7月末,驴妈妈母公司景域文化近三年累计亏损已逾15亿元。2017年10月13日,锦江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锦江国际集团)将其持有的景域文化16.1892%股权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挂牌价格9.698亿元。

最终,驴妈妈旅行网还是活了下来,并成为了细分领域的独角兽。2017年12月27日,景域集团董事长、驴妈妈旅游网创始人洪清华在全员邮件中宣布,景域文化获得新一轮约为26.33亿人民币投资,由大健康领域的巨头丰盛控股(00607.HK)通过收购第三方有限合伙企业的方式完成。洪清华在信中称,“2018年驴妈妈要强化线下的经营技术,大幅提高1000多家门店效率,为71家子公司赋能。我们刚刚成立IP内容事业部,目的地运营集团将全面实施IP100计划 ,景域IP研究院也即将面世。驴妈妈已经推出的康旅卡系列产品,将会成为驴妈妈最大IP。”驴妈妈华北区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景域文化正在筹备港股上市计划。

布局周边游市场的不止驴妈妈一家,《2018年环球悦旅会旅游趋势报告》发布报告指出,在线周边游市场,已从2008年3.6亿的规模,到 2018年预计将增长到352.6亿元,10年时间增长近100倍。庞大的市场孕育出另一只独角兽,要出发。

华南区最大的在线旅游独角兽平台——要出发的市场总监,曾跟经济观察报感慨过,要出发幸好是诞生于广州,避开了在上海的携程和在北京的去哪儿网的核心控制范围,并且选择了周边游的定位,符合有钱有闲的广东人的消费习惯,才存活了下来。

据陆威的介绍,尽管携程现在算得上是在线旅游服务的大哥,但它的定位是商务差旅,要求覆盖面广,跟某些地方的酒店和景区的合作不够要出发深入,因此携程会跟要出发合作做品控,要出发的一些房源和活动可以开放给携程。

“这个事情就有点像中美贸易战。就算中美真的打贸易战了,还是会有合作。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旅游产业里的竞合并不少见。”陆威介绍道。【责任编辑/孟亮】

(原标题:旅业独角兽进化论:派系混战背后的合纵连横)

来源:新浪科技

钱柜999老虎机手机版(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旅游业进化论:派系混战背后的合纵连横
网友评论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