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租公寓里,年轻租客无处安放的青春

长租公寓里,年轻租客无处安放的青春

“我们的长租公寓,即将布置完毕,租客将于近期入伙。”经过两年的洗牌,许多中小型的长租公寓平台已经黯然离场,而部分背靠房地产、互联网巨头的品牌却风头正盛。

如今,在一、二线城市住房租赁市场不断升温的背景下,大量投资机构和互联网巨头将目光投向长租公寓市场,这也激发了更多创业团队的涌入。有人说,这个市场鱼龙混杂;有人说,这行业必须要有一次深度洗牌的震荡。

“我担心这样下去,这个泡沫会破。” 一位行业内人士告诉懂懂笔记,大城市住房租赁需求虽然庞大,但需求主要集中在性价比较高的功能性住房上。而现在大量涌入市场的长租品牌,似乎是忽略了这点,拼命在装修、区位、品牌溢价上大作文章。虽然解决了一部分租赁需求,但却并未解决中低端租房者的痛点。

“房子是用来住的。但实际上,很少有长租品牌能够遵照这个思维在经营。”该人士表示,随着长租平台越来越多,市场竞争也将进入白热化阶段,而由此所产生的诸多弊端、漏洞,最终会在某种程度上动摇住房租赁市场的稳定性和公平性。

火爆的在线长租市场的确给予了很多租房者便利和帮助。但是,其中添乱和搅浑市场的举动,也屡见不鲜。近年来市场中的这些“噪音”,究竟给租房大军的“安居”以及行业的规范化发展,带来了哪些负面影响?

“有情怀”的宣传套路实为“误导”

“我现在都不敢在网上查租房信息了!”在福田一家电商平台工作的客服经理胡烜告诉懂懂笔记,因为现在自己租住的出租屋租约即将到期,工作繁忙的他希望在网上租房平台尽快找到心仪房源,而花一些中介费也在预算之中。


“一个人住的话,单间就足够了,当时想着应该很容易找到。”当他在某租房平台输入自己的需求后,发现呈现在眼前的多是一些装修时尚,家具家电齐全的房间。而且,这些房屋的租赁价格比目前租住的还便宜不少,“我一下子就心动了,就按照平台挂出来的电话联系了对方。”

对方是一家“某某壳”租赁平台的客服,接听规范对答如流。不过很不巧,胡烜所看好的那套公寓已经租出去了。随即,这位客服马上表示在这套公寓的周边,也有类似的房源出租,不过房型因为大小不同价钱也会有差别,建议胡烜最好先实地看看再决定。

“因为图片中的(房子)很漂亮,而且说有门禁管理,所以我立刻约了看房时间和地点。”到了约定地点,他见到了一位客服所说的公寓“管家”。在“管家”带领下,他进到小区内一套被重新装修过的大户型住宅。“网上说是单间,但结果却是合租,这点让我很不爽。”

但让胡烜感到更加不爽的是,合租的房间虽然跟网上的图片基本一样,装饰也很漂亮,但价格却高得离谱。一间不带卫生间的小卧室,每个月租金就高达2600元,对方表示这还是公寓中最便宜的一个房间。

“我当场就质问管家,网上价格不是标注只有千把块吗?”面对胡烜的质疑,“管家”似乎也是早有准备。他表示,租价会随着房型、地段的不同而浮动。这个区域的配套设施完善,生活便利舒适,所以价格自然就比较高。“我当时就觉得被骗了,扭头就走。”

有了这样一次经历之后,胡烜在网上找房显得更加谨慎,然而让他倍感无奈的是,在网上搜索“单间”“竹子林”“整租”“独卫”等关键词,出现的都是这家“某某壳”公寓的房源,而且价格都是那么“低廉诱人”。

“这家平台无论什么关键词都要卡位,无论实际情况是不是。结果其他租房信息都被淹没了。”胡烜告诉懂懂笔记,即便性价比再好的房源,用这样的和宣传方式,也会令人感到十分厌恶。他感觉,这明显存在不少问题,“而且在网上有一部分独立经纪人的房源看似不错,但是只要打过去一联系,竟然都是这个平台的房子。”

回想起在网上看到这家长租平台的宣传Slogen,胡烜觉得十分可笑,情怀都拿来骗人了。然而,随着租期临近他依旧没找到合适的房子,心中的焦虑感也逐渐蔓延。


“把搜索页面翻到几十页之后,出现的还是它们的房源,这实在太恐怖了。” 胡烜抱怨,租房平台做宣传无可厚非,但不能影响所有租房平台正常的发布秩序。为了增加曝光度,滥用搜索关键词汇的方式,已经干扰了许多用户对于信息的正常获取。这种玩法,让急需租房的用户要花上更多时间筛选有价值的房源信息,无疑加重了负担。

在胡烜看来,这些善于网络“宣传”的长租平台,与其说是为了帮助更多外来务工者获得“便宜舒适”的居所,倒不如说是在添乱。然而租客们心里的“乱”,或许还不只这些。

低价“收编”高价出租的局

“这些恐怖的‘二房东’真不给人活路呀。”同样在春节后开始找房的Poppy,遭遇更为痛苦。她告诉懂懂笔记,今年租房难度比往年大了许多,除了线上租房搜索都被这家平台“霸道”的占据之外,租金价格也在一些机构的间接推动下,有明显走高的趋势。


“本来赤尾这边单身公寓的价格也就2000元左右,年后房东却说要涨价了。”因为一下要涨400元,让Poppy觉得有点难以接受,因此决定重新找一间价格适中的公寓搬走。“因为去年底我了解过,周围的房源还是不少的,而且供大于求、价格可谈。”

然而,当她来到中介机构咨询的时候,却被告知今年小户型、单身公寓房源都很少,即便是有,价格也不便宜,有些朝向较好的单身公寓,租金甚至要3000元以上。

“我每个月工资才7000多块钱,然后租个这样的大开间,就没了快一半。”在接连咨询了好几家不同的中介机构之后,Poppy最终还是接受了房屋整体涨租的事实。

无奈之下,她委托中介帮忙推荐几套涨价幅度还不是太高的单身公寓。“毕竟我跟房东说了决定搬走,而且闹得也很不开心,没办法了。”

中介告诉她,目前符合她要求的出租房源不多,而且绝大部分面积都比原来她所租住的公寓小,交通也很不便利。但即便是这样,房东们在价格上也丝毫没有让步。在看房的过程中,一位房东告诉她,隔壁几个承包给某长租公寓打理的单间,月租都是3000元以上。而自己的房间只租2600块,已经很厚道了。

“房源实在很少,所以这些房东都是吊高价格来租的。”在过去的两个星期里,Poppy在中介的推荐下看了四套出租公寓,而且租金一套比一套贵,让她难以抉择。

如果选择租远一点的地方,甚至关外,那上班挤地铁既浪费时间也不自在;但要是租下这一带的单身公寓,每个月的生活费就会变得更加拮据。

或许是看到Poppy的迟疑,中介很肯定地表示,其实不用考虑太多了,这边的房源少,别的地方也一样,租得好的那些小户型、小单间,都被国内知名的那一两家房屋租赁巨头“收”走了。

和一些房东聊天时Poppy得知,有不少房主将空置的房子委托给某长租品牌后,房子会被重新粉刷一番,再配上一些廉价的家具和家电,就会摇身一变成了豪华的“长租公寓”“白领公寓”“XX客公寓”。而租金,也会比未装修前提高25%~30%。

“中介说,从去年初开始,个别大品牌(房屋租赁平台)就在全面布局,有目的地吸收小户型房源进行改造。”Poppy告诉懂懂笔记,现在市面上到处都是“长租公寓”,一些普通出租房源很紧缺,外来务工者要么就去租高价的“长租公寓”,要么就忍受着现在的房东涨价。“因为房东不用管繁琐的出租、维修等问题,只等着收钱就好,所以很多人也愿意委托给这些大品牌。”

有租房用户在网上吐槽,不管是有房地产、互联网产业巨头当靠山的长租平台,还是动辄就能获得上亿融资的房屋租赁机构,他们在布局市场的时候可以说都不差钱。但是在拼命宣传“提升租客生活质量”的同时,这些平台并没有考虑过大部分租客的承受能力。这吐槽很有代表性,或者说,有一部分租客是被平台抛弃了。

或许,这些极富“互联网思维”的长租平台,定位是都市白领和公司报销房租的部分群体。然而,当它们把所有便宜的房子都“收编”并高价出租时,是否有足够多的白领,能够为“舒适”却“高价”的长租公寓买单?

疯狂的“圈房造寓”,只会变相抬高整个区域的租金,让更多收入不高的租客们租不起房,被动清退离场。而那些“高价”租到的公寓,是否真的全都舒适和健康,就不得而知了。

“价高”就真的舒适吗

“管家服务?我倒觉得不如住城中村自在。”两个月前,网络主播布丁为了在直播的时候有些格调和氛围,从城中村的小平房搬进了一家“某某方”长租公寓的房子里。一个小小的单间,月租金为2790元。不过胜在装修时尚,看起来也简约大方,用来充当直播时的背景倍有面子。


“在APP订房,可以通过APP交租,还能呼叫清洁服务,觉得挺方便的。”布丁告诉懂懂笔记,因为工作的原因,她每天都要坐在电脑前十几个小时,所以希望公寓日常的清洁、维修都有专人服务,而长租公寓所宣传的的服务,能够让自己很省心。

然而,入住一段时间之后,她开始觉得公寓的管理并不是那么严谨。所谓的“金牌管家”也形同虚设,除了带客看房之外的其他事情,都有些爱搭不理。

“最可怕的,是有一次我正在直播,管家就拿着钥匙在开我家的门锁,我开门后人家来了句不好意思,开错门了。”因为嫌麻烦,所以布丁没有和管理方交涉,但这件事情却让她对于这类长租公寓的印象大打折扣。

本以为只是一次意外,但是之后一段时间公寓“管家”接连几次“开错门”,她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在APP上提交了投诉。

然而,管理方的反馈,除了道歉和表示将严格规范之外,还特地强调了“并没有其他租客投诉相关问题”。她告诉懂懂笔记,因为大部分租客是上班族,白天不在公寓里,只有她是全天在公寓里工作的,所以没有人投诉也不足为奇。

但如果管家私自进出公寓,而且是随意拿着钥匙进入整栋公寓楼,往小了说是管理疏漏,往大了说有可能危及租客人身安全。“试想下,半夜睡着觉,管家突然闯进来怎么办?”她满腹狐疑。

而比起布丁,租住在“某某见”公寓的程序员李嘉华,就住得更加糟心。刚搬进这套公寓的B室没多久,房间里的三个插座就全都坏掉了,没有一个能通电。于是,他便联系了“管家”,对方也答应会尽快上门维修。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我催促了好几次,他们才派人来看了看,但是人一走,没两天插座又坏了。”无奈的他只能再次催促“管家”找人来修,并暂时将电脑搬到公用客厅区办公。为此,他还和另外两名租客发生了几次口角。

因为多次催促之后,管家依旧没有派人来维修插座,导致嘉华在日常生活中产生诸多不便,于是他提出要更换同类型的房间。但这个要求立刻就被管家拒绝了,称合约上没有相关的条款规定,而且暂时也没有空置的房间可供调换。

“我总不能老呆在大厅或厕所用电脑吧?所以我就提出了解约。”然而,他却被“管家”告知,搬走可以,但押金不退。原因有二:一是租期未到,二是没有提前一个月提出解约,违反了合约上的部分条款。

另外,他当初预付的剩余租金,也被告知要等搬空半个月后才会予以退还,“本来就很光火,但这管家倒还说是我蛮不讲理,让我有种就去投诉他。”

为了尽可能不影响生活和工作,无奈之下嘉华只能选择搬走。而预付的租金,也在交涉了好几次之后,才被管理方退还。他告诉懂懂笔记,住城中村住在“农民房”里时,有的房东虽然也有点胡搅蛮缠,搬走时会克扣租客押金,但那顶多也就是八百一千。

而如今,这类有品牌的长租公寓押金,动辄就两三千。如此“无妄”的损失,任谁都会觉得心痛。“要是这样子我还不如搬回‘农民房’,起码被坑的话损失也不大。”

为什么能够直接通过房东租下的房子,还得经过各大长租公寓平台这样的“二房东”呢?只是因为它们懂互联网玩法,有资金实力吗?嘉华发出了这样的叹息。

或许,长租公寓只是互联网世界众多风口的其中之一。相比不动产交易,房屋租赁业务更加高频,而添加了诸如“舒适”“时尚”“社交”等等附加概念的长租公寓,其故事空间将变得更大。

有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我国住房租赁市场租金规模约为1.3万亿元;预计到2025年租金成交总额将达到3万亿元,租赁人口达到2.3亿;到2030年租金成交总额有望达到4.6万亿元,租赁人口达到2.7亿。

这风口,真的是一股飓风……

在过去的两年里,众多互联网和房地产巨头纷纷涉足长租公寓领域,甚至部分巨型房产服务机构是在原有业务上分裂出在线长租业务模式。同时,也有大量的创业企业纷涌而至,希望在“长租”市场集中爆发的时候,分得一杯羹。

在很多新平台的宣传中,往往都是积极向上、充满情怀,令人畅想美好的居家生活。然而在落地的过程中,仍有个别负面因素凸显,诸如质量问题、管理问题、法规问题、市场竞争问题。

长租公寓的出现,在某种程度上帮助了一部分租房者过上了舒适的生活,但也让一部分人在找房、租房的道路上越走越难。还是那句老话,租房子是用来住的。各品牌花哨的“说辞”,不少是说给资本市场听的,租客们只想获得最有性价比的居家生活。【责任编辑/卫安】

(原标题:长租公寓里,年轻租客无处安放的青春)

钱柜999老虎机手机版(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长租公寓里,年轻租客无处安放的青春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