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贷备案生死线:备案不是终身制 买壳成赌博

“都开始了。”2月27日晚,当记者拿着由零壹财经披露的广东省P2P网贷机构整改验收工作方案的信息,向一位接近北京金融局的相关人士求证,北京地区是否也开始进入P2P验收阶段时,他这样答复。


不过记者随后询问了几家网贷平台,均表示目前尚未收到验收通知。

北京地区多家P2P平台相关业者表示,即便在春节期间,一些平台包括负责人在内也没有休假,“自我整改、等待验收”成为他们的日常。

验收阶段的悄然开启,意味着P2P网贷行业备案真正进入生死存亡的倒计时。根据2017年12月出台的《关于做好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整改验收工作的通知》(57号文),各地应于2018年4月底前完成辖区内主要网贷机构备案登记工作;对于违规存量业务较多,难以及时完成处置的部分网贷机构,应当于2018年5月底之前完成相应业务的处置、剥离以及备案登记工作;对于难度极大、情况极其复杂的个别机构,最迟应于2018年6月底前完成相关工作。规定时间内未通过整改验收,无法完成备案登记但仍然从事网贷业务的机构,各地应予以处置,包括注销其电信经营许可、封禁网站,并要求金融机构不得向其提供服务。

业界普遍认为,拿到备案,挑战较大。

网贷之家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2月底,网络借贷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数量为1931家,相比2016年底减少了517家。截至2018年2月底,这个数字变成了1890家。网贷之家预计,2018年网贷行业运营平台数仍将进一步下降,具体下降速度取决于备案及合规情况,从目前信息估测,2018年底或将跌至800家左右。若参考这一估测,则意味着今年将有千家平台“消失”。

网贷天眼认为,4月首批备案通过的平台,全国范围内将在150家左右,到6月底,全国能拿到备案的网贷平台在480家左右。

“我要告诉大部分的机构,离场吧,该退出去了。”北京互联网金融协会秘书长郭大刚此前在某公开活动场合上这样说道。

对中国网贷行业而言,2018年,备案工作的完成可视作整个行业发展的重要拐点。大考临近,留给网贷机构的时间不多了。

春节无休忙备案,从业者焦虑、忧失业

“我们很着急,整改通知书已经下了,但是迟迟没通知我们验收”,在时间面前,北京某平台的联合创始人李婷(化名)表达了自己的急迫。目前她把全部的时间和精力留给备案工作,她的平台也是“两协会”的成员。“我们的应对,就是先自请律所和会计师事务所进场模拟,再根据57号文审核,抓紧时间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李婷不愿想象如果拿不到备案平台会怎样。

“这个春节我们基本没休”,李斌(化名)是北京一家P2P的市场总监,他服务的平台既是中国互金协会的成员,也是北京互金协会的成员。刚刚成为父亲,为了弥补家庭,他告诉记者,最近几天想倒休一下调整调整。但只要一天拿不到验收通知书,李斌和他平台的员工就没有办法缓释内心的焦虑。面对存量的担忧,李斌把希望寄托在后续监管和备案的宽松度上,“希望监管政策向前看”。

网贷之家创始人徐红伟表示,目前不少平台存在这种类似侥幸的心理,“最近业内朋友都在交流、谈论网贷平台备案的事,我总感觉大家把这个事情想简单了。个人以为,备案很难在今年6月底完成,很可能延期”。

“见招拆招吧,但我们会主动跟监管沟通”,身为某平台首席战略官的马超(化名)旗下已经拥有多个基于移动端或PC端的P2P平台。由于成立时间比较长,从中国互金协会披露的数据上看,马超所在公司的存量目前没能消化。

而马超的同事张丽(化名),作为品牌高级经理,内心建设没有那么强大,“现在我会担心自己失业。”年前,当张丽向业务部门的主管要求提供品牌宣传活动预算方案时,不同以往,她遭到了拒绝。“这份工作给我提供二十多万的年薪,我不想失去。而且没有预算就意味着我自己的团队今年可能没有那么多活儿,得减员或调岗。”

之所以重视备案,是因为在很多人眼里,已经把备案等同于P2P的经营“牌照”。爱投资创始人、董事长赵春霞则很淡定,“我觉得备案不代表什么,不用特别的在乎备案这个动作。过去我经历过各种各样的牌照的事情,其实它不代表什么,你的运营能力才是真正的代表。很明显的,从2017年的下半年开始P2P这个行业已经渐渐有序,大家都知道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备案是合规,监管要求;上市是资金通路,业务需求。而且上市就是上岸,可以转做其他合规业务啊。”当说起若上市平台最终仍无法备案时,李斌表示。

是否会参考现金贷同行考虑转型?当记者把问题抛给李斌以及其他业者时,他们均表示这目前并不在他们的计划中,多数P2P平台还在为备案而努力。在备案倒计时前,也有人打算退出。

林言(化名)是上海某家现金贷公司的CEO,在去年现金贷最火的时候,他为了能拿到12%的资金成本并购了一家P2P网贷平台,但目前现金贷与P2P交织下的“强监管”态势,使他有了抽身而去念头。“我确实转而观察区块链项目。”

一些投资者也停止了进入。“先等等,拿到备案再投。”今年62岁的老李夫妇是两家北京P2P平台的资深投资人,但过年前他从平台清账。戴天(化名)是浙江工商大学的学生,今年即将研三毕业,去年他依靠4.2万元的网贷投资,收益了相当于一个学期(四个月,不含寒暑假)的基本生活费。“唉,现在标越来越少了,平台在等备案。”抱怨之余,他也选择了暂时退出。

备案难,“存量资产”成最大考验

在公众的印象中,上市是平台公信力与实力的某种象征,而业内有未经核实的消息称,某已上市的P2P可能通不过首批备案,因为涉及现金贷。

业内人士认为,存量大标或成为网贷平台备案路上的“拦路虎”。

57号文中明确规定:此前违规存量业务没有化解完成的不予备案。“请借款人加快还款或告知投资者理财将提前到期,就是我们现在尽快消化存量的做法。”张妠(化名)所服务的网贷平台既是中国互金协会的成员,也是北京互金协会的成员。

以平安旗下的陆金服为例,来自中国互金协会官网披露的数据,截至1月31日,陆金服的待偿金额约为887.5亿元;另据网贷之家“2017年中国网络借贷行业年报”数据,其借款期限为25.14月。

红岭董事长周世平在1月27日“红岭创投银行存管及合规备案进展说明会”上,对媒体表示,合规备案有几大前提条件:存量资产的处置、银行存管、信息披露、ICP经营许可证、公安部三级等级保护等等,其中对红岭创投来说最大的问题就是存量资产的处置。

中国互金协会官网上披露的数字显示,截至1月31日,红岭创投的待偿金额为176.33亿元。

李斌所在的平台这两组数据分别为:待偿金额23.21亿元,借款期限为18.17月。当新京报记者问及,准备备案过程中,最难过的是哪关时,他回答称是“存量”。

“中国互金协会平台上‘待偿金额’的数据,其实指的是平台借款人待还本金数额,还没包括利息。”张妠解释道。根据网贷之家的,截至2017年12月底,全国待还余额为12245.87亿元,而北上广三地的待还余额已达9908.11亿元,占比80.9%;而在全国30个省份中,仅上海和北京的平均借款期限长于行业平均水平的9.16个月,分别为15.94和12.07个月。

在监管方划定的备案红线中,如何用最短的时间化解存量问题,成为所有争取备案平台的重大考题。

存量资产给平台带来的备案挑战,还在于监管方对其错配规模的担心。“如果所有的资产都是错配或是大部分的资产都是存在这个问题,这样想通过验收的难度非常大”,李斌说。传统上,为了用户体验以及提高撮合效率,很多平台上24个月、36个月期限、百万元起步的“大标”,以及投资人与借款人之间“多对多”的拆标、错配违规比较常见。

另外,备案也不是地方金融局一家“拍板”。“金融局和协会是有投票权,金融局是来发起验收、备案工作,属于地方主管单位。但是银监局、网信办、公安等有投票权。”在李斌看来,P2P备案的挑战极大。

据零壹财经报道,广东省省市联合验收工作组具体负责对网贷机构的联合验收、复核、指导及抽查等。组长由省金融办、广东银监局牵头处室负责同志担任,副组长由各市金融局、银监分局分管局领导担任,其成员包括:省金融办、广东银监局牵头处室业务骨干各1-2名,省网信办、省公安厅、省工商局、省通信管理局、人民银行广州分行业务骨干各1名,网贷机构注册地所在市金融局与银监分局业务骨干各1名并担任主查;并根据需要聘请第三方机构会计师(2名或以上,至少一名为注册会计师)、律师及金融机构风控、科技等人员参加整改验收。

“我们现在宁可断臂去合规,也不要业务违规。”李斌表示。

“壳”的买卖:报价活跃、成交寥寥

备案临近,P2P“壳”的买卖暗涌。

“帮朋友寻求收购北京P2P平台,要求:(1)北京本地注册P2P平台,业务需平稳运营的,待收余额不限制;(2)已经收到监管整改通知书的平台;(3)平台已经上银行存管,ICP经营许可证、三级等保备案证书。”今年1月,一位媒体人士在朋友圈发布消息,并称手上这类求收购的信息颇多。

记者在网上搜索发现,“P2P公司转让:无债务、干净公司执照在手、随时过户”、“如何收购一家互联网P2P公司?”等诸如此类的买卖信息或问询帖不在少数。

然而在备案前涌动的P2P壳的售卖市场,买卖信息并不对称,备案期间坊间听到的真正成交消息寥寥。

1月29日晚上,微信ID名为“北京九叔”的财经人士在朋友圈发帖称,待收(金额)2亿-5亿元规模(的平台),他两周前刚帮人收购完一个这样的P2P。“现在买的比卖的还急,买家不断增加,但要求更趋近合规或准备案。不过有的平台三级等保测评分在85分以上,甚至超过90分的,到头来却不愿意卖了。”

正是因为夹杂了不确定的政策因素,有买家揣摩分析着哪个地方监管貌似不够严格,甚至有掮客称“花钱保过”。

据网贷之家报道,最近的一场行业闭门沟通会上,备案通过的P2P未来的“壳价值”会达到2亿-3亿元。若网贷行业平台数量把控趋严,待形势明朗时,有从业者认为其价值远不止此估价。

这一报价似乎远低于一张第三方支付牌照的开价。去年6月,国美控股旗下港股子公司公告称,以7.2亿元收购目标公司天津冠创美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100%股权,该公司旗下的银盈通支付拥有互联网支付牌照的资质。而来自银联体系的内部人士此前对记者介绍,互联网支付+移动支付+银行卡收单三项业务牌照价值超过10亿元。

“但凡正常运营的平台都不会这么白菜价出售”,李斌告诉记者,“三方支付牌照刚开始时,也没有多贵,后来杠杆率被抬得太高了,泡沫就被炒出来了。未来P2P壳在10亿元左右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另外,但凡备案的平台一出问题,估计再想备案就更难了,那时候P2P壳价值才是真正的水涨船高。现在监管方对备案并没有严格限制数量,但若全国只有300家,甚至更低,比如100家P2P拥有备案资质,你看价格会涨到多少?”

在备案不确定的情况下,收购P2P壳成为某种程度的赌博。中国科技金融法学研究会理事肖飒对备案前夜有价无市、交易寥寥的局面解释说,这对收购方是一个现实的问题,一旦备案成功,那些平台就会把“备案成功”作为金字招牌进行宣传,本来有限的P2P投资人就会被吸引到备案平台上去。反之,如果收购的平台没能通过备案,日子将非常难过,他们的资金源头就被掐死,生存都成问题。

“行业曾经的‘野孩子趟雷’,现在已经渐渐结束,大家还活下来,很厉害”,3月1日,中央财经大学金融法研究所所长黄震在一个“2018网贷备案进行时”内部讨论中面对业者表示,“证明合规的时候快到了,这可能是最后一关,难度非常大”。

得备案者非“一劳永逸”出现不合规仍可注销

“年前,北京金融局几位领导到我们公司做调研,调看一些借款人的借款合同以及平台的借款服务合同,给我们指出了一些存在的问题,但没有律所和会计师事务所人员跟随。”张妠说。“整改通知书收到很久了,但是验收通知书还没下来,我们现在正在抓紧时间进行自我模拟验收。”张妠说。

网贷行业正在进行深度洗牌,“后备案时代”的赢家、输家的命运将走向何方?未能拿到备案者只能坐等封网吗?

拿到监管备案的平台,将以此为界,从“整改对象”变身为“监管对象”。来自网贷之家的消息显示,在美国SEC提交IPO申请并排队状态的中国互金业者有20余家,其中不乏P2P们的身影。2018年6月网贷行业完成初步备案工作,预计将有更多P2P平台或者拥有P2P业务的金融集团谋求上市机会,以获得先发优势,特别是经过多轮融资、净利润较好的头部平台,备案和上市将成为2018年首要目标。

而被备案刷掉的平台,未必成为过往,根据57号文,对于不同情况的网贷机构,监管方将按五种情况处置:第一,对于验收合格的网贷机构,应当尽快予以备案登记,确保其正常经营;第二,对于积极配合整改验收工作但最终没有通过的机构,可以根据其具体情况,或引导其逐步清退业务、退出市场,或整合相关部门及资源,采取市场化方式,进行并购重组;第三,对于严重不配合整改验收工作,违法违规行为严重,甚至已经有经侦介入或已经失联的机构,应当由相关部门依据《非法金融机构和非法金融业务活动取缔办法》等相关法律法规予以取缔;第四,对于为逃避整改验收,暂停自身业务或不处于正常经营状态的机构,各地整治办要予以高度重视,要求此类机构恢复正常经营后,酌情予以备案;第五,对于行业中业务余额较大、影响较大、跨区域经营的机构,由机构注册地整治办建立联合核查机制,向机构业务发生地整治办征求相关意见。

6月网贷备案结束后,一个显而易见的局面是P2P平台数量将骤减,优良资产端、更多的业务场景等诸多资源,将通过并购重组的方式,回流到拿到备案的平台手中,这种看法几乎成为行业共识。

不过,当备案平台坐拥资金和用户规模,可以期望自己IPO的一刻,是否意味着“一朝备案、永得天下”?来自北京、上海等地监管陆续发文,给出了否定答案。网贷机构的备案并非意味着终身制。如果未来通过备案的网贷机构出现不符合相关政策要求的情况,甚至出现风险问题,监管部门将可以注销该平台已有的备案。【责任编辑/孟亮】

(原标题:网贷备案生死线:平台数或少千家 买壳成赌博)

钱柜999老虎机手机版(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网贷备案生死线:备案不是终身制 买壳成赌博
以贷养贷的现金贷:网贷就像赌博会上瘾
网贷大额标平台“瘦身” 寻出路加紧合规
现金贷倒闭潮:平台消失,员工讨薪,供应商千里追债
网友评论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