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还在与谷歌诉讼纠缠时,滴滴已经坐在了牌桌对面


美国东部时间2月9日,Uber与谷歌Waymo的诉讼案进行到第五天。前四天早7:30准时出现在旧金山地方法院的联邦法官William Alsup直到7:48仍未现身,又过了一会儿,Alsup终于走进了法庭:“女士们、先生们,我宣布,本案(涉案双方)已在今天上午达成和解。”

这场原本预计至少持续三周的诉讼案件,在案情毫无头绪的情况下下就这样提前宣告终结。

Uber和Waymo的争端终于尘埃落定

2017年2月23日下午,谷歌Waymo正式对Uber及其先进技术集团(ATG)副总裁Anthony Levandowski提起诉讼。这场诉讼的起因颇具戏剧性:在激光雷达组件供应商发给Waymo的邮件附件里(显然是无意中),Waymo发现了所谓的Uber激光雷达电路板的机械图纸——它的设计与Waymo自研的激光雷达设计惊人的相似。

Waymo开始彻查已离职加入Uber的前核心技术骨干Levandowski,最终收集了大量的证据,包括查出Levandowski在离职前的六个星期里下载了超14000份、高达9.7GB的Waymo机密文件,随后他删除并格式化了电脑,并试图清除指纹;找到了解Levandowski“作案”细节、愿意出庭作证的Waymo工程师;查到Levandowski早在2015年夏就在与包括前Uber CEO Travis Kalanick在内的Uber高管进行接触。

一开始Uber曾给出了言辞激烈的回应:「我们研读了Waymo的声明,可以确定这是他们打击竞争对手一次毫无根据的尝试」。然而到了4月底,Levandowski向ATG团队下发全员信,宣布不再担任ATG负责人,同时不再负责Uber激光雷达的研发。5月底,Uber直接宣布解雇Anthony Levandowski。

所以,Levandowski窃取Waymo知识产权基本是实锤, Alsup法官甚至公开表示证据如此充分确凿的案例闻所未闻。Uber转而努力自证其自动驾驶技术未涉及Waymo的知识产权。而Waymo最初的诉求是,申请禁令彻底禁止Uber发展自动驾驶技术。

但最终,双方宣布和解。根据和解协议,Waymo将获得Uber 0.34%的股份、按照720亿美元的估值计算,这些股份价值2.45亿美元。考虑到就在1个月前,谷歌旗下Google Ventures以480亿美元的估值出售给软银0.725%的Uber股份。再加上Waymo最初提出的和解价码高达10亿美元,直到开庭后,Waymo仍然私下提出的和解方案仍高达5亿美元。基本可以肯定,Uber这点“毛毛雨”不是促成Waymo和解的主因。

Waymo为什么选择和解?

2015年的时候,前Waymo负责人Chris Urmson给谷歌联合创始人Larry Page发了一份邮件:“Uber正在就自动驾驶汽车进行大笔投资,这一点尤其应该引起注意。因为他们的业务已经到位,可以有效(自动驾驶汽车)。”Levandowski从Waymo离职后,Larry Page和Waymo CEO John Krafcik都开始担心Waymo人才流失的问题,认为Levandowski及其派系出走会导致Waymo竞争力下降。

如今,Levandowski已经被Uber解雇, Uber ATG也因诉讼和Uber过去一年的不顺遂一度出现了高管离职潮,自动驾驶技术进展寥寥。反观刚刚从菲克集团买了上千辆自动驾驶汽车的Waymo,其车队已经处于事实上的自动驾驶试运营状态,再没有被Uber反超的后顾之忧。

在本案最关键人物、前Waymo & Uber高管Levandowski看来,Uber的潜在威胁之一也正是Waymo。谷歌将自家地图打车应用Waze整合到Android Auto中以及在凤凰城进行自动驾驶汽车试运营,让Levandowski倍感焦虑。

#多说一句,Levandowski也在密切关注特斯拉,他甚至计划建立名为「faketesla」的Twitter账号掀起舆论压力,突破口是特斯拉汽车坚持不使用激光雷达。(Levandowski是激光雷达专家,找到了特斯拉CEO Elon Musk评价激光雷达疏漏之处。)此外,Levandowski还尝试与前特斯拉Autopilot负责人Sterling Anderson接触,以期了解特斯拉自动驾驶技术研发进展。

有趣的是,在Levandowski被Uber解雇后,创办了一个AI神教,Musk曾在Twitter评价Levandowski应当被列入那些不允许研发超级人工智能的群体中:)#

花2.45亿美元平息了诉讼,与其说是Uber的胜利,不如说是Uber新任CEO Dara Khosrowshahi的胜利。他出任Uber CEO以来,一直专注于推动Uber 2019年上市,扮演了一个出色的职业经理人角色。

Uber失去的,可远远不止账面上的这点钱。

蛰伏的滴滴,正在成为Uber的噩梦

在讲滴滴的故事前,先问一个问题,Uber成立以来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商业模式没有筑起护城河。

事实上,这也是Uber创始人Travis Kalanick孤注一掷发展自动驾驶的根本原因。相比搭建一个打车平台,大数据调度自动驾驶车队的技术门槛要高得多。

Kalanick曾经认为通过出众的技术和数据科学能够使其运营成本低于竞争对手,只要不断扩大至少维持住技术优势,Uber就可以与全球市场的竞争对手们打持久消耗战。但中国市场的补贴大战强化了竞争烈度,降低技术影响力的同时大大增强了资本在竞争中的作用。

2015年8月1日滴滴宣布收购Uber中国,这是一个里程碑事件。

扎根印度的Ola、东南亚的Grab、中东的Careem、非洲的Taxify、巴西的99Taxis都意识到:Uber的技术力量尚未在网约车市场筑起护城河,他们寄希望于通过本土化运营打败Uber成为下一个滴滴。

但滴滴成长起来,马上会面临「成为另一个Uber」的烦恼。滴滴2017年年会上,程维给滴滴提了五个年度战略关键词,其中就有“全球布局”。不过有了收购Uber中国的经历,滴滴的全球化与Uber有着显著的差异——

收购Uber中国20天后,滴滴出现在Grab E轮的投资人名单里。

在那之后,滴滴把上面提到的五家出行企业加上美国的Uber和Lyft全部投了一遍。当然,单纯投钱会有风险:滴滴无法确定他们是否足够强到在各地的地盘可以压制Uber。所以滴滴在投资Careem公告里提到,双方将共享“在智能交通技术、产品开发和运营方面的知识”。更进一步的,在为巴西本土出行企业99Taxis提供技术、产品、运营经验、业务规划等战略支持后,1月4日,滴滴宣布收购99Taxis,此时后者已成为巴西最大的出行企业。

Kalanick曾坚持「Uber不会通过投资或并购的方式进驻海外市场,一是竞对估值过高;二是Uber希望通过竞争而不是并购来获取市场份额。」最终,滴滴就是通过投资乃至并购的方式陆续拿下了海外市场。

故事到这里还没结束,某种程度上,不择手段推进自动驾驶的技术研发,出手收购Levandowski创办的Otto,是Kalanick从Uber黯然离场的主要原因之一。那么,作为唯一估值比肩Uber的出行企业,滴滴的自动驾驶技术呢?

滴滴的自动驾驶征途

滴滴极少公开谈论自动驾驶,最早的明确表态是在2016年7月的首届滴滴Ditech算法大赛上,滴滴CTO张博透露:“无人车是滴滴重大战略布局,很快会有(滴滴)无人车上路。”

在那之后又过了3个月,滴滴CEO程维在接受美国彭博社《商业周刊》采访时,提到“滴滴正在研发无人驾驶技术”。

2017年1月,Waymo自动驾驶Tech Lead贾兆寅转投滴滴硅谷实验室,Title是滴滴出行“前沿技术负责人”。

3月9日,滴滴与在线教育公司Udacity联合发起「滴滴-Udacity无人驾驶大挑战」,“以提升人类和智能驾驶的普遍安全性”。同时滴滴美研宣告成立,“重点发展大数据安全和智能驾驶两大核心领域“。

自媒体量子位曾报道,滴滴还曾试图收购两家硅谷的自动驾驶创业公司,一是前Google自动驾驶工程师朱佳俊创办的Nuro.ai,另外一家是前Waymo负责人Chris Urmson创办的Aurora。

2017年10月24日,36氪独家报道了滴滴申请国家测绘地理局颁发的电子地图甲级测绘资质获批。

……

到这里对滴滴的自动驾驶思路有了一个大致画像:所有业者都知道滴滴在做自动驾驶,滴滴也从未否认,但团队规模?发展策略?技术细节?战略目标?滴滴一直讳莫如深。这也引发了一种声音,认为自动驾驶在滴滴内部的战略优先级不高,真的是这样吗?

程维在接受《财经》专访时,罕见的谈起了他如何看待自动驾驶——

我们对这个市场的判断是——无人驾驶只有一二名,没有第三名,就像windows和Communix,安卓和iOS。目前谷歌是第一名,希望滴滴能成为最终活下来的另一名。

无人驾驶目前Google是第一阵营,第二阵营在混战。从0到1,纯技术公司有优势,今天无人驾驶已经走出了实验室,必须在真实场景里反复训练才能实现大规模商业化。

滴滴的优势在于,一是商业化。十年之内,无人车卖给普通消费者是很难的,因为无人驾驶要在特定道路和环境才可能实现。而滴滴在派一个车去接乘客之前,已经知道了起点和终点,以及这些路线是否适合无人车。如果适合,派一辆无人车,如果不适合,派一辆human driver的车,这种混合模式会持续很久;二是数据,滴滴有2100万辆车,而百度、Tesla都没有如此大规模的车队去帮它collecting data,这也是为什么谷歌要投资lyft。

我们有机会在第二阵营里获胜,这件事情在我心目中的重要性比本土化竞争高10倍。

在前两天展开的滴滴2018年会上,张博终于提到了自动驾驶、放出了一小段滴滴自动驾驶汽车路测的视频。

滴滴未来的科技战略是AI for Transportation(AI改变交通),什么意思呢?

未来交通会发生三层变革:最下面一层是交通基础设施:2017年,滴滴智慧交通团队通过滴滴拥有的交通大数据+AI改善了20个城市超过1200个红绿灯。今年滴滴还会投入资源做模拟城市系统,帮助城市规划部门优化城市道路规划。

中间这一层才是车的变革:一是电气化,二是自动驾驶。

最上面一层人和车之间的关系会发生变化,也就是汽车共享化。

总结下来就是,自动驾驶技术至关重要,但只属于“滴滴技术战略分支的分支”。这是一种足够宏观和高瞻远瞩的打法。融到新一轮50亿美金后,程维说滴滴的使命只完成了1%。如果说有什么遗憾的话,也许就是Uber作风强硬、「敢于放手一搏、永远奔忙」的创始人Travis Kalanick已经黯然离场。

对看客而言幸运的是,滴滴从来不缺对手,除了谷歌百度特斯拉,美团和摩拜、全球的老牌汽车巨头都盯上了这门生意。【责任编辑/孟亮】

(原标题:Uber终于搞定了谷歌的诉讼,发现滴滴已经坐在了牌桌对面)

钱柜999老虎机手机版(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Uber还在与谷歌诉讼纠缠时,滴滴已经坐在了牌桌对面
网友评论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