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社交”正替代原始社交 离开手机我们还会社交吗?

人,生而具有社会属性,需要通过社会交际来获取生存信息。

然而,你有多久没有和朋友坐下来,畅快淋漓地谈天说地?

你还记得上次与爱人推心置腹地聊天是什么时候?

对于很多人来说,“屏社交”正在取代原始社交模式,尽管他们渴望拥有社交,却还是无可奈何地沦为了屏幕的“奴隶”。

被“屏社交”牵住了鼻子

“屏社交”在缓解我们孤独的同时,又让我们重坠孤独。

社交应用软件种类繁多、层出不穷。社交应用软件将人聚集起来,增加与陌生人的互动,为人际交往、拓展人脉提供了极大便利的同时,缩小了人际交往成本,开创了现实社会之外的全新社交方式。

然而“屏社交”严重影响我们的存在感。它很大程度释放了人们难以餍足的贪欲,却无法帮助我们消化不断囤积的社交存量。当下我们的社交从来没有如此透明和做作——人人都并不真的在乎别人怎么样,却都乐于分享自己的状态,等待别人作出反应。

河南大四学生彭雪敏说,大学三年,我们回到宿舍第一件事就是各自打开电脑,玩游戏的看电影的,各自盯着电脑屏幕忙得不亦乐乎。

“每天都睡在一屋的室友间,经常的对话是:我在微博上@你了。嗯嗯,看到了,我回复你了。”彭雪敏说。对于网络社交,大学生们直言不讳:“没了手机,好像生活都被孤立了。”

如今,任何一种新社会行为的产生都很难忽略互联网的推动作用。在互联网大范围普及之前,人类交往的时间和空间是有限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被框定在既定社会关系中,获得“邂逅”“偶遇”的机会很难。现在,互联网给人类的交往行为提供一个低风险、高隐秘度的沟通空间,于是一种“低成本、匿名、无压力”的关系模式也应运而生。

现代化进程逐渐改变着社会形态。传统熟人社会渐趋瓦解,人们的身份具有了自由流动性。这催生了飞速运转的大城市,也赋予了人们全新的生活方式和思考方式。总之,个人不再嵌入家族和群体之中,他们拥有了更大的自主权和选择权,个人主义更加彰显。熟人社会所特有的道德约束在城市中逐渐缺位,因此个人在行动时往往更加直接而不用担心给别人留下什么印象。

互联网的反叛精神在“屏社交”里,得到一定程度的释放。它不仅反叛、颠覆既成的世界,即便是互联网本身,也可能被颠覆。未来,在“屏社交”中,人际关系能进化到什么程度还远不能停止想象。

手机进化为新伴侣和新“器官”

郑州人民医院心理门诊医师李艳艳认为:“社交网络改变了人的行为方式。以前看到有趣的事,记在心里,见到朋友时讲述给大家听;现在看到有趣的事,立即拍下照片,发微信与朋友们一起分享。处于社交网络的人,会养成事事喜欢与人分享的习惯。久而久之,这种习惯又变成了一种责任。”

今天,绝大部分人手机不离身,并频繁地更新换代。手机已经高度“进化”:手机上的“屏社交”软件及各种应用程序,诱使人们与手机难舍难分。手机最初作为一个通话工具,从短信时代就开始大量占据人们的非通话时间。在屏社交时代则变本加厉,与之24小时亲密做伴,这可以称之为“手机依赖症”或“屏社交依赖症”。人们找不着手机时慌乱失措,真恨不得把手机植入体内,使之成为自己的“器官”。

耐人寻味的是:似乎我们对待自己任何一个“器官”的关切,都不如手机这个“机械器官”来得频密。手机之所以能够成为我们的器官,是因为它能联网,它萃取了我们的“关系”,使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得以在扁平的屏世界进行重组和类聚。然而,“关系”经过萃取,在“屏社交”里将进化成另一种样貌。

在电影《超体》中,世界被具体化为可触摸的多维结构,整个时空都幻化为可以滑动的屏幕。即便如此,屏幕的工具性仍十分明显。“屏社交”的进化方向是,你手上的屏不见了,或者说,全世界将联在同一个屏上。

“深社交”变得越来越难

“屏社交”的扁平化,还带来了另外一些人际结构的再造:从现实加进屏中的关系未必是稳固的,而单纯由“屏社交”发展而来的朋友,未必是不稳固的。

人类学家霍尔把人际距离由近及远,分为亲密距离、私人距离、社会距离和公众距离。在屏外社交中,我们在潜意识中会有这种心理分殊,这就像社会学家费孝通所说的差序格局。

但在“屏社交”中,差序格局被揉碎了,重新捏合在一起的是更加简单化的二元关系,人际交往的线条基本上一目了然。正如《社交红利》一书中指出:“你的好友即整个世界。”

也正因如此,要建立亲密关系、实现深社交,变得越来越难——因为我们从潜意识中取消了它。人们松散地聚合在屏上,我们一直都在一个群列表中,也在对方的通讯列表里。在“屏社交”中,社群的存废、升级,总在发生。

所以“屏社交”时代,不光隐私被摧毁,被摧毁的还有我们的离愁别绪和乡愁。就像当下古典诗词的流行,更像是一种“假流行”。因为承载这种诗情画意的人际结构已经风雨飘摇。今天,真正能快速流行的是调侃姿势和短平快的“段子”文化。

我现在有很沉重的罪恶感——当初我们创造社交网站时,我们的口号是把世界连接起来,但在我们的灵魂深处,隐约觉得这个新事物会给世界带来可怕的东西,可是,我们并不知道这个可怕的东西是什么。

现在答案揭晓了,这就是它利用人性的弱点,让人上瘾。社交网站上很少看到公民论述合作,充斥着虚假的信息、耸人听闻的帖子,驱使着人们不断地“语不惊人死不休”地上传能够获得他人认同的帖子。

社交网站使人们之间的关系变得紧张,你发了一个帖子,就会关注朋友给你点赞了吗,几个人给你点赞,点赞多,你会有短暂的快乐,点赞少,你会难过,然后绞尽脑汁再发一个。

更有坏人利用社交网站操纵大众。社交网络正在撕裂我们的社会,打乱现有的社会运作秩序。这不仅是美国的问题,也是全球的问题。

演讲结束了,听众起立,报以热烈的掌声,当他们步出讲堂的同时,几乎所有人都掏出了手机。想到此情此景也许我们会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心安理得地掏出了属于自己的那个屏。【责任编辑/孟亮】

(原标题:离开手机你还会社交吗?“屏社交”正谋杀“深社交”)

钱柜999老虎机手机版(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屏社交”正替代原始社交 离开手机我们还会社交吗?
网友评论

精彩评论